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真正讓經濟痛苦的不是聯儲會減碼 是財政版減碼

在杭州接待外賓

一九五二年我在杭高讀高三,那年三月快畢業時,被抽調出來擔任專職團幹部,加入教工行列;除了學校的日常工作,有時被抽調到市上擔任短期的接待工作。杭州景色優美,是旅遊勝地,國內外的客人一批批到杭州訪問和遊覽,我常常剛完成一次接待任務,回校沒有幾天,又接著去接待另一批客人。

教英語的周老師也常常停課被抽去執行任務,我們問他都做些什麼,他笑著說,就是給接待部門擬幾條英文標語,再看看工作人員把橫幅上的字母貼對了沒有;老師清華畢業,這些對他都是小事一樁。我們年輕人就是陪來賓玩、帶路、指點景色,一起活動。

那時西藏剛解放不久,為了做好西藏上層的工作,政府一批批邀請他們來京滬杭訪問,我參與幾次接待西藏代表團的工作。客人年齡一般五十歲上下,基本沒來過內地,對江南的美景美食感到新奇;他們穿西藏民族服裝,有時高興了就跳起西藏舞,身子轉來轉去,長袖子一揮一揮,我們也跟著搖來擺去。他們的毛皮帽子高又大,在我們江南很少見,我曾借他們的帽子留影,裝一次西藏人。到了靈隱寺這樣的佛教聖地,他們都合十禮拜,顯得很虔誠。

五○年代初期,中國和東南亞國家建交,他們的代表團常到杭州訪問,我也接待過印尼、緬甸的客人。當時我是初次見到南亞人,對他們男人也穿裙子感到奇怪;後來了解,他們當地炎熱,筒裙通風好。他們身上有股特殊的氣味,可能和常吃的食物和香料有關。

五○年代,中蘇關係如日中天,我曾接待過蘇軍紅旗歌舞團,團員人數眾多,團長叫亞歷山得羅夫;聽介紹說,他們是歷史悠久的歌舞團,衛國戰爭時常到前線各處慰問戰士。他們在杭州作了專場表演,演員們蹲下劈腿的舞步大概是哈薩克的常規動作,我們初次見到,頗為驚訝。

我們領他們到孤山公園遊覽,團員們對西湖美景也深為驚艷。多年後,我看到新聞,紅旗歌舞團成員飛機失事,很多人遇難,感到深深惋惜。

蘇聯芭蕾舞演員加林娜烏蘭諾娃也曾到杭訪問表演,我第一次見識墊著腳尖的舞蹈。六十多年後我到俄羅斯旅遊,在莫斯科聖女公墓見到她的墓地,一塊巨石上刻著她跳芭蕾的舞姿。

杭州景點眾多,適合眾多遊客。東南亞佛教國家來的,我們帶他們看靈隱、淨寺和虎跑寺,這些都是杭州寺廟的精華;西方來的外賓,我們帶他們看蘇堤、白堤、孤山、六和塔、保俶塔、龍井的美麗景色,泛舟西湖,體會東方日內瓦的魅力。

現在杭州發展得更好,一定有專門的接待機構,不用臨時抽調人員了吧!

東南亞 芭蕾 緬甸

上一則

林志玲線上「獻聲」 帶你看台南美術館的美麗變身

下一則

詩人吳岱穎睡夢中辭世 享年45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