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稱曾接觸證據:疫情源自武漢實驗室可能性95%

聯大演說未提中國 拜登:我們無意尋求新冷戰

說說清篩石砟

據大陸多家媒體報導,六月四日早晨五時多,由烏魯木齊開往杭州的K五九六次旅客列車在蘭新線的玉石至金昌區間,發生撞人事故,九名女性遇難者均為勞務外包維修養護下行鐵道線的作業人員。事故認定自當別論,但或許是作業者侵入了上行(朝著首都方向)鄰線的限界。

七〇年代我在京包線東段(即老京張鐵路)擔任運轉車長,對線路維修養護工作有所了解。且從枕木說起,是鐵路不可缺少的構件,初以白松經防腐處理,成型後在六個表面打上扁形小麻坑眼兒,以增加「吃油」的廣度和深度,然後置於定溫瀝青池浸泡。原鐵道部曾在山西省太原和遼寧省鎮賚等地,設有專產枕木的「木材防腐廠」。

枕木的優點是彈性較好,但雖經防腐處理,仍因壽命有限而勤於更換,尤其耗費大量木材資源。於是七〇年代中期出現了以鋼筋水泥為材料的軌枕,且伴隨其防振性能的不斷改進而陸續「上馬」,如今枕木早已難得一見。

無論木材還是鋼筋水泥的,都是「躺」在用石砟所做的道床上;只是這床因常年積聚土沙,以及失缺或風化,須定期清篩、補充乃至更新。

我值乘貨車時常遇「石砟專列」,其所載石砟是沿線一鐵路採石場生產,按規格篩選,裝車後編組成列;運到施工地段,數節「悶斗兒」車廂的底門通過風缸和槓桿作用而自動開啟,石砟便下到鐵道兩側,車走後由施工人員填入道床。

清篩石砟是個苦累活,由工務段雇用沿線男女村民;至七〇年代初仍以人工方式,一九七六年前後出現半機械化作業。先是連石帶土扒到道旁,再鏟到大眼篩子裡,搬到路基上,篩罷倒回道床,如此慢慢推進。當然要分為若干段,在二、三百米長的線路上同時作業。

工務段在施工前須向行車調度員「要(鐘)點」,即申請較長時間不過車的空檔,俗稱「開天窗」;行車調度員隨即調整運行圖,安排車流,但難以完全避開。事前必須發布「調度命令」,大意是:某某線某某區間多少米至多少米處,於幾點幾分到某時某刻進行清篩作業,注意瞭望、減速。屆時,司機及運轉車長在出乘前,派班員會叮囑詳看電報的命令內容。

當列車接近施工地段時,司機減速鳴笛示意;與此同時,地面兩端,尤其來車方向的施工防護員即吹響小喇叭,所有幹活的人聞聲收好工具下到路基兩側,待列車慢行通過,再上來繼續工程;再來車,仍是這般程序。

不言而喻,身穿黃背心的防護員責任重大,歷史上確也發生過因未設防護或疏於瞭望,以及誤闖作業地段且未能煞住車等而造成禍事。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夏天最棒的享受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