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國女排提前淘汰 史上最差奧運衛冕軍

東奧/約克維奇連銅牌都沒有 氣力放盡不敵西班牙好手

《老照片說故事》大學路迢迢

作者於山梨學院大學入學考合格通知書。
作者於山梨學院大學入學考合格通知書。

日前整理從台灣帶來的各種文件證書,發現一張日本山梨學院大學入學考試「合格通知書」;憶及七十多年前小學畢業前兩個月,家母帶我向雙目全盲的摸骨命理師問學程,他用食指反覆摸我的左手掌紋後說:「妳的兒子很聰明,但沒有讀大學的命。」家母問何故,他說:「和文昌星君無緣。」

一九五○年我小學畢業,二戰才結束沒幾年,台灣正臨百廢待舉,擁有初中初職或高中高職的學歷,要找個工作養家綽綽有餘,升遷也不會有大礙;不管貧富,很多非常優秀的青少年,高中高職一畢業,甚至只初中職畢業,就選擇提早進入職場,也不太在乎非上大學不可了。

一九六○年代,台灣的公私立大學陸續開辦夜間部後,幾次想報考,因擔任小學六年級升學班級任導師,在升學只考國語、數學兩科全由級任導師一手包辦下,省立初中及格率的高低就是級任導師教學好壞的評鑑。每天放學後,學生留校補習二小時,晚上七時後再到客廳寬敞的家長家補習兩小時,回到家已快十時,已無時間上夜大。有一年想考夜大,報名最後一天,降旗後勉強給學生上了一節課,帶了證件騎車趕到台北市信義路國際學舍報名,填完表後才發覺忘了帶相片,此時已是報名截止時間,承辦員愛莫能助,我錯失第一次有可能讀大學的機會。

一九六八年,台灣實施小學免試直升初中後,少了補習收入,我思考未來何去何從,遂辭去教職,設立公司做出口貿易。有一天,在台北街頭遇到一對從日本到台度蜜月的年輕堤姓夫婦問路,因我懂些日語,一見如故。夫妻倆回日本後,和父母都來信道謝,並邀我到他們日本家作客。

彼此魚雁往返一年後,我告訴他們想到日本讀書,他父親要我寄去畢業證書及教師證,他以漁會理事長身分,推薦我入山梨學院大學就讀。我拿商務護照到日本,簽證一次只能停留三個月,到期必須出境;我不敢返台辦日簽,因為向警總申請再出境曠日廢時,只好每三個月到南韓、香港、泰國、新加坡辦日本簽證後再回日本,如此周遊列國行萬里路,倒也增長見聞。

愉快地上了幾個月的大學後,心想既然做出口貿易,如今人就在日本,何不就地找商機。我以山梨為根據地,不到半年,北自仙台,南至岩國,客戶竟有十家之多;從此每天拜訪客戶、接訂單,太太在台灣負責公司營運,忙著向產地訂貨、驗貨、出口。我在大學缺課之多,雖沒被退學,第二年註冊後重讀依然缺課,學業與經商不可兼得,畢竟賺錢還是最重要,最後學校也就不去了。

一九八一年,在日本做生意已快十年,很多生意與客戶洽談可用電話不需親臨,比較有空閒,又想讀書;到學校辦復學,校方說不行,必須參加入學考試。考就考吧!必考科目是現代日語及英語B兩科,選考科目是政治經濟或世界史任選一科,我選擇政治經濟;日本史或地理A任選一科,我選日本史。結果我及格了,收到一紙「合格通知書」,我又回鍋入讀兩年。

一九八三年,我到洛杉磯成立國際分公司,進口日本禮品雜貨做批發生意,不得不徹底放棄學業離開日本。將近四十年後的今天,無意中看到這張大學合格通知書,還有准考證、學生證,及來美時由學校發給的商學部第二學年在學證明書時,真是百感交集。當初到日本有心栽花(讀大學)花不開,無心插柳(做生意)柳成蔭,真應驗了七十年前盲命理師的鐵口直斷。

日本 台灣 升學

上一則

鬱金香

下一則

我和爸爸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