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薛曼26日會謝鋒與王毅 美:建立高層溝通管道非談判

克拉斯尼奇摘柔道首金 科索沃史上奧運第2金

《老照片說故事》底特律的革命書店

作者獲贈的中文版「革命工人報」。
作者獲贈的中文版「革命工人報」。

一九九四年十月底我首次來美探望妻子,落腳底特律「亨利福特」醫院公寓;因我所持簽證為H─4,不能合法工作,所以彼時除了在家做「煮夫」,有空就去逛街。

當時我們還沒有汽車,我通常從醫院步行出發,去附近最繁華的Woodward大街觀光。此街寬闊平直,馬路為八車道,兩旁多是黑色大理石建築的各類商店,但顧客稀少。一日,我從Woodward大街走到交叉的Case街口,偶然瞥見不遠處高掛一個鋼架店招「Revolution Book」(It’s Right to Rebel),頓時好奇心起:「號稱世界最富裕的美國,怎麼也響應毛的號召造反鬧革命呢?」於是跨進店裡一探底細。

一個戴眼鏡的白人小伙立刻迎了上來,熱情自我介紹。我當時英語尚不流利,只能說些中式英語應付。記得那小伙子叫Larry,比我稍矮,一臉落腮鬍,十分健談。他從外貌猜測我是中國人,便大談「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就是好、毛主席真偉大、江青同志是革命文藝的旗手、鄧小平背叛了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云云,我裝著沒聽懂,嗯嗯哦哦附和了幾句。我環視店堂,只見兩面牆上高掛著「紅太陽」的大幅攝影像,有毛站在北戴河邊的全身像、毛坐於黃河邊的半身像、毛在長江游泳照、毛由柯慶施陪同在上海國棉一廠觀看大字報照等;居然還有一張江青全身像,背景是一群紅色娘子軍在跳芭蕾舞,其中的主角「吳瓊花」高舉長槍,翹首墊腳,威武獨立。

店鋪一角桌上有台電視機,正在反覆播放毛澤東於天安門上檢閱紅衛兵洶湧人潮的錄像。這一切,彷彿時空錯亂,瞬間倒退回一九六六年炎夏的中國,而我眼下卻是在一九九四年的美國啊。

Larry介紹說:「我們這個革命書店隸屬於美國革命共產黨,在洛杉磯、舊金山、紐約、休士頓、邁阿密等大城市都有同名書店。我們這個黨認定毛澤東是世界革命領袖,我們認為:資本主義已在中國復辟,只有再發動一場社會主義革命才能救中國!」Larry口氣堅定、神情嚴肅,我不由感嘆美國真是無奇不有,言論自由果然名不虛傳。

我瀏覽店裡櫥窗陳列的書籍,除了英文版的「毛主席語錄」、英文及西班牙文的「革命工人周報」等,還有中國文革時期的出版物:「上海工人美術作品選」、「束鹿縣群眾業餘畫選」,以及一張國畫「延安頌」等。心想,除了像我一樣偶經此地的華人,不知誰還會來看上述書刊,更別說買了。

好幾年後,我回國探親時發現,革命書店的上述文革出版物突然身價翻好幾倍,因為存量日漸稀少,物以稀為貴嘛。假如我當時把那些東西全買下,再轉賣給上海書商,或許還能小賺一票。

臨走時,Larry友好地送我一張中文版的「革命工人報」作紀念,我深表感謝。這張相當於中國「人民日報」的報紙我一直保存著,它和革命書店一樣,都是美國公民言論自由和社會民主多元的有力物證。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們搬去密西根州的「大學城」安娜堡,從此告別底特律的「革命書店」。但二○一三年一次去芝加哥參觀書展時,意外發現有個攤位在賣英文版的「革命」周刊,封面是黑白影像:一九一七年俄國彼得格勒一群工人持槍站在戰車上,一九六九年北京群眾載歌載舞慶祝文革勝利;二十四頁文字全是從一八四八年「共產黨宣言」到一九七六年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歷史介紹。

二十一世紀都已過了十多年,在資本主義大本營的美國,宣傳共產革命和毛主義的報刊居然還有市場,毛澤東地下有知,當作何感想?

中國 美國公民 書店

上一則

母慈子孝

下一則

天亮了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