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中國第3金 女子個人重劍孫一文奪冠

1張圖/東京奧運獎牌榜 中國3金居第一

漫談估衣

翻閱辭書和幾個版本的詞典,對「估衣」的解釋是「出售的舊衣服」,唯有新法編排詞典(以詞尾字為關鍵字查閱)解釋為「出售的舊衣服或原料較次、加工較粗的新衣服」。筆者認為後者的解釋更為貼切。英文用「second-hand clothes(on sale)」表達不夠細緻,但基本符合原意。

「估」讀音ㄍㄨ(姑),即估測、評估等意思;而「估衣」的「估」讀音ㄍㄨˋ(故),幾經努力未能找到二者有何關聯,也未找到「估衣」稱謂的緣由。估衣包括七、八成新的舊衣服,或是剛做成的不理想、不合身的「下剪子衣服」,貨源大多來自舊衣店或當鋪,成色很雜,有綾羅綢緞也有各種棉布,款式可能出自不同時代,有的或可相隔幾十年,新舊程度難以辨認。

估衣的經營方式特殊,主要用吆喝做宣傳;雇員每天把所有的貨物拿出來,一件一件吆喝具體價錢,價碼可多達八、九個,但實際上是用暗碼兒(暗砍兒)和行話交易,成交價與吆喝價可有雲泥之別。

乾隆四年(一七三九年),天津南運河出現勞工登岸買舊衣穿的現象,此後街上成了舊衣服的交易地;還有專門到這裡批購估衣的外地商,逐漸形成號稱「津門商業第一街」的估衣街。估衣街有各種大小商鋪,以經營服裝和綢緞的最多,估衣鋪、估衣攤夾雜在其間。

富有家人到大店鋪訂製新裝,穿剩下或嫌過時的衣服賣給舊衣店,或因家庭變故送進當鋪,成了死當轉給估衣商;拮据人家可選擇在估衣鋪尋找合適的舊衣。道光四年(一八二四年),崔旭在「估衣街竹枝詞」中寫道:「衣裳顛倒半非新,摯領提襟唱賣頻。夏葛冬裝隨意買,不知初製是何人。」就是估衣商經營活動的寫照。

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年),李慈銘在「越縵堂日記」中描寫估衣街:「廊舍整潔不足二里,但繁華的程度不亞於蘇州西門。」

北京的估衣鋪主要集中在前門外大柵欄、天橋和崇文門外花市一帶。一夥人圍著估衣攤主聽吆喝是街面上常見的景象,特別是在各種廟會期間不少估衣商設置攤點,反覆吆喝引來眾人駐足圍觀;有人可能選擇買下一、兩件,有人純粹是來欣賞過程的。

上世紀五、六○年代,表演藝術家郭全寶和郭啟儒合說的相聲「賣估衣」,表演得活靈活現;除了學天津估衣、北京估衣的吆喝聲,還分別用河北樂亭縣、山東和上海等地方言吆喝,誇張又詼諧地還原當年不同地方估衣攤商叫賣的情景。

電視劇「鐵齒銅牙紀曉嵐」中有這樣一幕,乾隆與和珅帶著滿身腥味從魚店裡出來,乾隆說:「這衣服怎麼能穿?」和坤用手指著一家商號的門面說:「那邊有個估衣鋪。」末代皇帝愛新覺羅.溥儀在「我的前半生」中,提到張勳丁復辟時說:「老北京人回憶當時街上的情況,那天早晨員警忽然讓各戶懸掛龍旗(筆者按:清末北洋海軍的軍旗),居民們措手不及,只得用紙糊的旗子來應付。接著,幾年沒看見的清朝袍褂在街上出現了,一個個好像從棺材裡面跑出來的人,這時前門外有些鋪子的生意也興隆起來。一種是成衣鋪趕製龍旗,一種是估衣鋪的清朝袍褂成了剛封了官的遺老們,爭相購買的暢銷貨。」

有道是,敲鑼賣糖各做一行,估衣行是順應社會形勢出現、一種調劑民間生活的經商模式,幾乎遍及大江南北。反映清末民初社會形勢的電視劇「走西口」中,就有主人公開辦估衣铺的故事;蘇州昆山縣保存的「昆山縣估衣業職工會執行委員證章」,足以說明民國時期昆山老縣城估衣業的歷史。

隨著社會的發展,存在二百多年的估衣行於上世紀五○年代退出歷史舞台。

北京 勞工

上一則

嘗試

下一則

通行證(二)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