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不適合膽小鬼」科州破屋有腐肉塗鴉 售59萬眾人搶

不贊同兒童打疫苗 川普:他們99.99%不會被感染

《老照片說故事》兩位國文老師

作者全班畢業前與張老師合影。
作者全班畢業前與張老師合影。

江學珠校長掌理台北第一女子高中期間,制定一項慣例,每班的國文、英文、數學等老師從高一帶到高三,以便延續老師和學生間的教學默契,不會因為每年更換老師而產生磨合期。

本班高一與高二的國文老師是徐熙先生,他一掛灰髯垂在胸前,終年一襲灰色長袍,頗有張大千的神韻,讀起文言文總以古調吟詠。那時我們由歷史課本上得知五代十國時期有一位花鳥名畫家亦名徐熙,再看徐老師整個人,更覺得他像是從國畫裡走出來的仙翁。沒想到高三上了幾個月,徐老師因為健康問題辭職,改由張逸仙老師教授。

徐、張兩位老師都出生於清末,成長於民國初年的大陸,但外貌與衣著形成強烈對比。天氣炎熱的台灣,當年的教室並沒有空調,張老師上課卻總是西裝筆挺,西式髮型梳理得一絲不苟,儼然現代紳士;而徐老師長袍灰髯,則如古之宿儒。

張老師面相端方,氣質儒雅,臉上常泛著恬然的微笑;說話中氣十足,可惜略帶安徽口音,有時我們聽不太懂。他幽默風趣,引經據典中常加入現實,引得笑聲迴盪課堂。最記得他提到自己管教兒子比女兒嚴格得多,因為女兒教不好,可以「嫁禍」於人。

張老師在師生關係上相當「接地氣」。那時很多女學生們喜歡看電視歌唱節目「群星會」。張老師主動告訴我們,他家隔鄰是著名歌星青山,可以替我們索取簽名照;不久,果真每人拿到一張青山的簽名照。大家都在短短幾個月內喜愛上這位老師,這張照片就是畢業前全班邀請張老師合影。

大學聯考放榜,張老師從報紙的放榜名單上看到學生們進入理想大學,寫了很多信一一道賀,令我十分感動。

上大學後的某天,我坐公車時遇見張老師,問已經退休的他平日做何消遣,他說:「開始讀二十五史,再不讀沒有時間了。」這句話令我相當震撼,因為極少老人會以如此嚴肅的閱讀度過餘生。多年後,台灣有人提倡「終身學習」,我總是想起張老師。

如今,我也到了張老師當初教授我們國文的年紀,也已從職場退休。最近二十多年,我參加的讀書會讀了許多文學與歷史的經典之作,最遺憾的一件事,就是當年只知準備大學聯考,沒有靜心聆聽徐老師、張老師國文課堂上的淵博解析。有時不免癡想,如果還有機會向兩位老師請教該有多好!

台灣 退休

上一則

疫下黃昏戀

下一則

來到美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