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曼哈頓中餐館戶外用餐遇劫 食客中槍

澳洲退出潛艦開發轉投美英懷抱 法批「無法信任」

《老照片說故事》春日的香椿

作者在紐約自家後院栽種了兩株香椿樹。
作者在紐約自家後院栽種了兩株香椿樹。

暖陽高照,站在高大粗壯的香椿樹下,望著樹枝上長滿褐色鮮嫩的椿芽,記憶把我帶回少年時代的春天。

一九六六年的五月,父親下班回來,從尼龍袋裡拿出一把莖帶葉的植物,說:「開春了,買了一把香椿嘗嘗鮮。」母親用清水洗淨香椿,切成小段,撒上鹽,攪拌後就可以吃了。

那時我九歲,第一次看見香椿的樣子,也是第一次品嘗香椿。味道清香爽口,吃了第一口還想吃第二口,這就是我對香椿的初始記憶。

那時是計畫經濟時代,菜市場裡的蔬菜品種有限,沒有香椿之類的農產品,我好奇地問父親,這麼好吃的香椿是哪來的?父親告訴我是在菜市街口買到的,賣香椿的是天津近郊的農民,他們採摘自家種植的香椿到市區裡來出售,既賣了錢,也豐富了市民的口味。

以後每年春季穀雨時節過後,父親都會買一把香椿。再後來,我知道了香椿不僅可以入菜,還有較高的營養價值,比起營養價值更高的就是文學價值—— 喻父之木。

二〇〇三年,我落戶紐約,在自家後院栽種了兩株香椿樹,一是懷念兒時留下的香椿美味,二是祈望遠在大洋彼岸的父親如大椿樹高壽,感激父親讓我從小知道香椿的益處和價值。俗說:「園中一株椿,春菜常不斷」。

在異國他鄉的椿樹,不僅滿足了我每年春天都能吃到兒時的味道,還增添了一重故鄉情懷。父親離開人世好多年了,院子裡的香椿樹愈長愈高,我對父親的思念也愈來愈深。

紐約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想念的人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