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鐵窗10個月 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出獄

三級警戒將滿月 台新冠致死率達3.2% 累計411死

《老照片說故事》一腔熱血灑藍天

沈同學長眠之墓。
沈同學長眠之墓。

這兩年台灣空軍的F-5E戰機幾度出事,導致幾名學官和飛官不幸殉職;其實戰機在和平時代的墜機事件,早年也常發生,只是當時那類新聞不會在報紙上刊登。

墜機新聞讓我回憶起一段往事。一九六七年,我在台北讀軍校,曾和一位飛官有過交往,得見戰鬥機飛行員的豁達人生觀,「生命不在長短,在乎活得精采!」

那是個周末,老鐵帶頭,幾個同學約了幾位榮總護士,男男女女,一行七、八個人,到新店碧潭遊玩。爬山划船,玩了一整天,傍晚在碧潭吊橋邊一個小飯館晚餐。晚飯吃完,為付飯錢,我和老鐵起了爭執。

老鐵的高中同學沈偉鈞也是空校學生,放假從高雄岡山來看他。年輕容易交朋友,第一次見面,就和我們一起出遊。沈同學中等個子,俊秀的臉,向大家介紹自己是飛官。生平第一次認識飛官,聽他解說各型戰機的性能,新奇,也長了見識。

「這樣吧!大家第一次認識,這頓飯我來請。」我有點詫異,這頓飯錢是我們一個月薪俸,他居然說要請客,夠豪爽。

「我薪水高,自己一個人錢用不完,難得見面,還是我來請!」他說。他堅持要請,老鐵也附合,大家都樂意。他本來就長得帥氣,加上大方,同遊的護士都對他好感,圍著他問長問短,讓我們忌妒。

「我要飛F-5E了,世界最先進的戰鬥機!這可不比F-104戰鬥機,飛官挑選的條件嚴,我通過了甄選,下個月開始培訓。」有一次他又來玩,高興地向我們宣布。

「今天到高級餐廳,我請客!月薪加了快一倍,大家一起樂一樂。」那晚,慶祝他要飛F-5E,我們在台大旁一家大餐廳痛快吃喝,菜錢加酒錢一千多,他慷慨買單。

「飛那麼高,風雲變幻莫測,如果鑽進濃雲黑霧裡,你怕不怕?」我問。「老實說,怕!有你說的那種天氣,四周黑暗,無際無邊,什麼都看不見。戰機速度快,隨時會出意外。確實心驚膽戰!」他皺著眉頭說。

「別想那麼多!當了飛官,飛上了青天,生命就交給了國家。該出任務就出任務,該玩就痛快地玩。」他以豁達的口氣接著說。

軍校畢業後,我們各奔前程,他如願成了F-5E戰機的飛官,我下部隊當了排長。我們都珍惜這段緣分,仍常有來往。幾年後的一天,老鐵到台中潭子通信兵群來找我,帶來了令人傷心的消息,沈同學走了,在一次飛行訓練中失事,為國捐軀。

一九七五年秋的一個傍晚,老鐵約了我,又到新店碧潭。天空陰霾,籠罩著沾衣欲濕的霧氣,跨過吊橋,我們又到曾經來過的地方;上次來是遊山玩水,這次來是悼念故友。碧潭的後山陡峭,墓園入口豎立著一個藍瓦白柱牌坊,上書「空軍烈士公墓」。進了門是一廣場,中央高聳著一座「空軍忠烈將士紀念塔」,紀念塔四邊沿著起伏山坡,是成行成列、整齊的一方方墓碑。「到了!就是這一列。」老鐵說。

沈同學長眠之地在空軍公墓最高處的公葬區,一方大理石墓碑上刻著正楷金字,「沈偉鈞、浙江、空軍中尉飛行官」,中央鑲嵌一張他穿著挺拔軍服的半身像(見圖),這裡躺著的就是總愛說「今天我請客」的沈同學;看著墓碑上的殉職日期和事由:「駕機執行訓練任務,失事為國捐軀。」簡短四十七個字,敘述一位年輕飛官的生命。

日已西斜,我們下了山,公墓大門兩側一幅對聯:「碧潭有幸埋忠骨,一腔熱血灑藍天。」寫照他短暫的一生。回到第一次出遊時的小飯館,依舊是當年的擺設,往事歷歷,豪氣的話語,爽朗的笑聲,猶在耳畔。

墜機 台灣

上一則

「全民造星」

下一則

青出於藍勝於藍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