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身分詐欺暴增 退稅恐須親赴國稅局…影響近200萬人

比貝佐斯早2周 維京創辦人布蘭森傳在國慶日上太空

小街吵鬧水龍頭

日前,閱讀過上下古今版載文「用水往事種種」和「侯在里的酸甜記憶」有關往昔飲用水記述,喚起我積存心底的記憶:半個世紀前,我故鄉小街薛家伸向街面的水龍頭,也曾引發一幕幕吵鬧場景。

故鄉小街長一百多米,寬五米有餘;街上有四條南北貫通小胡同,胡同兩側是一至兩個大小雜院,每個雜院都有一個公用水龍頭。但薛家大雜院不同,擁有三個水龍頭:一個在自家廚房自己使用,一個坐落大院中央地帶,十餘戶院鄰居共享,另一個從他家廚房窗口伸向小街,供給街面居民用水。

臨街的水龍頭常匯聚成一道別緻景觀。每天清晨和傍晚,附近居民都會聚集薛家水龍頭旁,自動把各自水桶容器排成一隊,站在水池旁嘮家常。輪到自己水桶抵達水池時,他們即刻停止閒聊,將水桶擺放到水龍頭下。薛家水龍頭嘩嘩流出自來水,灌滿一只只水桶,送走一個個心滿意足的接水人。

薛家水龍頭供給的自來水是貨幣交換,當年的用水價格是每月每人三分錢,一月一交款。因為薛家供水及時周到,居民付款基本準時無誤,供需雙方多年來舒心和諧。

但事情總有例外,吵鬧的小插曲時有發生,這插曲的製造者多半由我和夥伴們引發。

當年,小街上的大人們都感嘆,狹窄的小街是孩子們躍馬揚鞭、縱橫馳騁的疆場;的確,我和小夥伴個個像放蕩不羈的小鹿,一天到晚在小街上肆意嬉鬧玩耍:踢皮球、抓壞蛋、搞賽跑……渴了,一溜煙跑向薛家的水龍頭 「咕嚕、咕嚕」猛灌一通。

瞧見薛家人不在水龍頭窗口旁,當即惡作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把水龍頭開關開到最大,之後用手堵住水龍頭。霎那,自來水像水槍一樣噴向夥伴;這下遭到水襲擊的夥伴馬上瘋狂地撲了過來,與把持水龍頭的夥伴展開爭奪戰。一時間,刺耳的吵鬧尖叫聲傳遍整條小街。

薛家人最終制止這場爭奪戰,辦法就是一邊怒斥我們這些「淘氣包子」,一邊氣恨地把水龍頭關閉,並開上小窗戶。這樣一來,不光我和夥伴們喝不著、玩不著水,就連一些居民也跟著受牽連,暫且無法接水了。

薛家水龍頭發生最吵鬧的事件是七○年代第一個寒冬。那天清晨天寒地凍、滴水成冰,居民們相繼頂著風寒到薛家接水時,發現水龍頭不出水了。原因很快查明,是薛家人前一晚關閉水龍頭,結果水管被凍住了。

愈聚愈多的居民很快亂成了一鍋粥;等待打水做飯的人們吐出一聲聲埋怨,在冰雪寒天裡飄盪。這時再瞧薛家屋內,更像開了鍋一樣,全家男女老少一起上陣,先點火燻烤水龍頭,跟著又用開水澆燙供水管線,所有人都忙得不可開交。

半個多小時的忙碌,薛家的水龍頭終於冒出水來,待排隊居民一個個擔著提著水桶離開之後,薛家人做出一個特別決定:夜晚不再關閉水龍頭了。由此,餘下的冬日時光裡,薛家伸向街面的水龍頭一直開著開關,還讓室內自家水龍頭細水長流,從而確保翌日早晨居民用水。

貨幣

上一則

為甚麼小孩不吃不說話?

下一則

小物件迎新面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