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疲倦、關節痛⋯有長期新冠症狀者 可被視為殘障

上半年9000億熱錢湧美國 超過全球總和

我的女警母親

小時候我家有兩把大陸帶來的老舊手槍。我爸身為警察,配有手槍是理所當然,但是另一把又是誰的呢?後來才知道,原來我媽在大陸也曾當過女警察,等我長大後才知道她小時候孤女奮鬥的始末。

外公在我媽尚未出生前就因為意外去世,年輕的外婆在生下我母親之後,就被娘家安排改嫁他人;我媽從遺腹女,頓時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最後由未曾出嫁的親戚二娘扶養。

由於二娘只會做些針線活,或者幫助農忙及靠親戚的接濟,所以家中極其清貧。我媽說她才上小學一年级,就要幫忙家計。

我媽雖然年紀小,但已經會去附近剛收成完的田裡,撿剩下來的稻穗或其他農作,或者到附近農家的田裡踩水車,賺取微薄的工資。家裡只養得起一頭小豬和幾隻雞,雞生了蛋,可賣些錢來補貼家用。

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蘆溝橋中日戰爭爆發,日本人占據北平和天津。同年十二月十三日,日本人占領南京,開始了七周長的大屠殺,死在日本人刀下的亡魂約有二十多萬人。那時日軍的獸行令人髮指,約有兩萬多的中國婦女遭強姦和擄殺。

我媽住在鄉下逃過此劫,之後南京城內物資短缺,連食鹽也成了管制品。在日本人的控管下,如果將食鹽私運到南京城販售,將可獲得高利。當時我媽才十歲,為了幫助家計決定輟學去跑江湖買賣私鹽。

她先將頭髮剪得極短,再換穿男裝,她的聲線本就低沉,喬裝打扮成了小男生。我媽在龍年出生,鄰居之間均以小龍稱之,遇見的陌生人都以為她是個男孩子。二娘籌到了一筆錢給她當資本,她由鄰居帶領,開始跑單幫。

每次出門,他們一行人先坐小船下去,買到鹽後,再坐回南京城外,隔天再想辦法夾帶管制的鹽進城,從中謀取小利賺錢養家。我媽說她先從一小袋鹽開始,慢慢行走江湖久了,不但學會察言觀色,還拜了當地游擊隊長當乾爸,有了靠山後,她的力氣也增長,可以拿得動大袋鹽。

後來經常穿梭在日本人占領的南京城,如魚得水。由於她膽識過人,加上又聰明伶俐,每次在城內賣完貨,再買些日常用品帶出城去,之後再高價賣給需要的人,兩邊都賺取差額。

等到我媽十二、三歲時開始發育,只好用布條將胸部綁緊,好繼續女扮男裝跑單幫。但是等她十五歲時,有回走私的船老大看出端倪,想強行娶她;我媽與他虛與委蛇,假意答應,說通知家裡明天再回來,結果當然逃之夭夭,再也不回頭了。

我媽是家裡的頂梁柱,家計全靠她撑起,她雖然只讀到小學三年級、識字不多,但是憑著小聰明和在社會大學的歷練,不但擅於察言觀色,並且有著三寸不爛之舌,每次遇到牛鬼蛇神,常以四兩撥千金化解。但現在練就一身本领,卻英雄無用武之地,坐吃山空,下一步該怎麼辦呢?

不久打聽到南京偽政府正在招收女警,我媽便託人去報了名,苦讀三個月,幸運地考上備取,報到日有人未去,她便順理成章遞補上位。在校受完訓後,我媽在短期之內學會簡單的日語,搖身一變成為神氣女警;輪值時與一位日本男警察站在城門口值勤,並且身兼日警的中文翻譯。

每當我媽站崗時,南京的鄉親就選擇那個時間進城,因為他們都知道,我媽從前跑過單幫,曉得箇中的辛苦和危險,所以她對自己的同胞從不刁難,打個馬虎眼就放行,給大家行個方便。

等抗戰勝利後,我媽的單位被收编到國民政府警察單位,所以與我爸在南京相遇並結為連理。

一九四九年父母到台灣生了七個女兒,現在兩老均長眠於台。也許我繼承了母親的血脈,小時就個性熱心豪爽也喜歡當男生。三專畢業後,寧願放棄公務員職位,選擇走出國留美這條未知的路,硬著頭皮來美吃苦,成功拿到學士和碩士,走出自己的康莊大道。親愛的媽媽,謝謝您的身教,使我受益良多!

日本 警察 台灣

上一則

Terrible Twos

下一則

母親節裡憶母親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