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駐美大使返回華府 期待兩國建立平等務實關係

Delta病毒擴散全球 專家憂疫情復燃

《老照片說故事》小學符號

用白布製成的小學符號。
用白布製成的小學符號。

這張用白布做成的小學「符號」,是我一生中保存得最久的物品了,和比我小十二歲的弟弟差不多的年齡,因為弟弟是一九四七年在吉林長春出生,迄今已經七十多年了。看到這張「符號」,不禁想起在長春唸小學時的點點滴滴。

一九四七年父親從北平,就是現在的北京,調職到吉林長春,我們家也就跟著搬到長春,我便從北平的私立北方小學,轉學到長春市立中山區廈門路國民學校,小學六年是中華民國國民義務教育,所以所有的公立小學都叫國民學校。

轉學時已經小學五年級,剛上第一堂課就被一位同學指著大叫:「南蠻子!南蠻子!」是的,我是來自南方,他這麼不客氣地叫「南蠻子」,也只好認了。

一九四三年,舅舅護送我們一家三口從家鄉出發,經過三個月的長途艱辛跋涉,雖然和父親在駐軍地方相會,比我小三歲的弟弟卻不幸在最後一天死去。

所幸,次年母親生了妹妹,但是喪子之痛仍舊無法彌補,在長春生了個弟弟,總算是有所補償。

那時舅舅在二戰名將孫立人的部隊裡已經當了官,突然知道外公外婆全家因為誤食毒菇而不幸逝世的惡耗,不得不辭職趕回家鄉奔喪,處理全家喪事。

軍人大半是老粗,粗人常講粗話,小孩子不懂粗話的意思,照著學便是。我是軍眷,住家四周都是阿兵哥,耳濡目染之下,也就照說。

有一次,在學校裡開口說了「他媽的」三個字,被一位女老師聼到,她認為小孩子不學好,講髒話,要罰。於是拿起改卷子的毛筆沾上紅墨水,在我嘴上畫了個大紅圈,這可是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奇恥大辱。什麼時候洗掉這個大紅圈,記不大清楚了。不過,從那次之後,知道「他媽的」是髒話,就不敢再說這三個字了。

「符號」是剛上六年級時拿到的,上面所有的字是橫寫。現在順應世界潮流,出版的書籍和報章雜誌,泰半都是橫寫,開頭是由左到右;但是「符號」上的開頭卻相反,全是由右到左,學生的名字是自己用毛筆寫的,也是從右到左,字雖然寫得很工整,不過一看便知道還不夠火候。

這張「符號」還沒用過,那是因為還沒開始用這張新「符號」,家又從長春搬到了南京。我一共唸了五個小學,一九四八年終於在南京傘兵子弟小學畢業,考上暨南中學;初中第一年還沒唸完,又跟隨父親從南京到台灣台南定居,時值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身屬軍眷,生活何其動盪。

台灣 北京 教育

上一則

錫安公園拍「國畫」

下一則

韭菜排排站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