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平均日確診降至4萬以下 佛奇:室內戴口罩可解禁了

共和黨成「川普黨」?眾議員憂:恐似鐵達尼號沈船

《老照片說故事》幾張通知書的記憶(上)

下鄉批准通知書。
下鄉批准通知書。

我的家庭檔案珍藏中,有幾張質料低劣的油印通知書,它們記錄著我生命中的幾個重要轉折,收到它們的那一刻至今歷歷在目。這是我,也是我們這一代人無可奈何的生命軌跡。

中考錄取通知書:一九六五年夏,面臨「中考」,學校的門廳裡貼滿了各招生學校的介紹,而我對這些學校幾乎都是一無所知。填志願前,班主任找我談了一次話,他給我的目標是「市重點」,比如上海中學、交大、復旦附中等。老師的忠言是要聽的,但我沒有足夠的自信。填報志願的時候我猶豫再三,第一志願填了「上海師範學院附屬中學」。這既滿足了老師「市重點」的要求,又避開了交大、復旦等名校附中的「鋒芒」。

考過之後進入暑假,捉蟋蟀、黏知了樂此不疲。直到「發榜」那天,我才忽然心虛起來。我不敢去等候郵遞員的到來,只在家裡望著門口的那條小路。遠遠只聽見郵遞員自行車的鈴聲和路口的半個車輪,更加心慌意亂。看妹妹從郵遞員手中接過了一個發黃的信件,邊走邊念著上面的落款:上海師範……沒等她念完,我衝出家門一把搶過通知書。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等待的通知書,並有了緊張和焦慮。

下鄉批准通知書:一年後,文革爆發,學校停課,校園淪為戰場。在家中「逍遙」數年,老人家一聲令下,「廣闊天地」成了我和剛上初中妹妹的唯一選擇。看著父母因愁緒白了頭,我便主動出擊,報名去黑龍江大興安嶺。

在等待通知的日子裡,我開始嚴重失眠,輾轉床頭,腦海裡滿是飛雪、帳篷、樹林的景象。收音機裡常播不衰的京劇「智取威虎山」中少劍波的唱段:「朔風吹,林濤吼,峽谷震蕩……」真如寒風襲人,敲打著飄泊的命運之舟。

➤➤➤幾張通知書的記憶(下)

招生 失眠

上一則

疫情中兒子的婚禮

下一則

蟬捕螳螂,黃雀在前(八)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