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3289萬人確診 36.2%民眾已完成接種

台單日確診暴增六倍 雙北進入三級警戒

《老照片說故事》我的外公外婆

這張老照片是一九三九年在上海大美照相館拍攝的,太婆抱著母親坐著,外公外婆站立於後。
這張老照片是一九三九年在上海大美照相館拍攝的,太婆抱著母親坐著,外公外婆站立於後。

這張老照片是一九三九年在上海大美照相館拍攝,太婆抱著母親坐著,外公外婆站立於後,這是歷經戰亂和數次顛簸遷移後,外婆保留的唯一一張全家福。

外公山海棠出生於一九○六年十一月五日,外婆周香雲出生於一九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他倆在一九三一年冬奉媒妁之言成親。因外婆是獨女,父親早逝,婚後外公便接太婆同住,侍奉甚孝,太婆也待他如己出,一家人度過了好多年衣食無憂的和樂時光。

外婆説外公天資聰慧,什麼事情都一學就會,十六歲已在自家二哥開的上海天天服裝店做了紅幫裁縫,手藝精湛且待客有道。十九歲時,外公結識了一位美國遠洋輪的船員,激起了去外面世界看看的願望。

他自學三個月英文,如願考上船員,第一次遠洋出海回來便已能掌握貨船各類基本業務了。最初幾年,外公藉著不同遠航時間在幾個船頭之間做事熟練技能,二十五歲那年,一位美國老船主看中外公的誠實守信和嚴謹能幹,正式聘他做了貨輪主管。後來外公就一直替這位仁慈富有的船主做事,彼此結下了深厚的情誼。據說膝下無子的老船主一心想認外公做義子,但都被外公婉拒了。外婆曾問過外公是怎麼想的,外公只回答說:「我一中國人不想給外國人做兒子。」

一九三七年盧溝橋事變掀開了日本全面侵華的序幕,也徹底改變了外公整個家族的命運。先是外公外婆在上海居住多年的老宅被炸毀,接著外公五兄弟中三人相繼英年早逝,家族曾經的錦瑟繁華隨之分崩瓦解,外公不得已把妻兒老小接回寧波老家安頓。

一九四一年底珍珠港事件爆發之時,外公正隨輪船在香港進貨,當時所有港口都緊急關閉,外公心繫一家老小,不知戰事會如何蔓延,也不知港口何日重開,情急之下毅然決定帶著一直跟隨他的六名同鄉伙計徒步返鄉。一行人沿途歷經各種艱險,輾轉多天才回到了老家,但也早已身無分文。為了生計,外公到家第二天就去找昔日伙伴謀差事,可嘆世態炎涼,戰亂中更是不易。心高氣傲的外公連續碰壁後外加返鄉途中顛簸勞累,氣血攻心一下子就病倒了。外婆說外公病了一年五個月,治病花掉了家中所有的積蓄,最後連值錢的家當也都變賣了,但終是沒能留住外公。

外公過世那年外婆二十八歲,幾年間經歷了兩個孩子夭折和家族巨變,外公病逝更是令她痛不欲生。但為了家中老母和才五歲的母親,外婆只能收起悲痛,經熟人介紹去菸廠當捲菸女工,擔起養家餬口的重任。

難以想像曾經養尊處優的外婆是如何辛苦熬過來的,她侍奉太婆至終,一路支撐母親讀到大學。後來,母親和父親結婚生了兩個哥哥和我,卻又時逢文化大革命,父親被批鬥,母親被審查。那期間外婆一邊照顧著年幼的我們,一邊還要維持著全家的生活。所幸我們三兄妹有外婆在,童年才沒有吃太多的苦頭。外婆就像一棵大樹,護佑著我們全家撐過了無數個至暗時刻和艱難歲月。

而令我抱憾終身的是外婆臨終之際,我身在美國沒能見上老人家最後一面。記得那天早上做了一個夢,外婆坐在書房的椅子上,背對著我,我怎麼走也走不近她,只能不停地叫著外婆,可外婆始終沒有回頭……我一下子驚醒了。沒多久,母親就來電話說,外婆走了。

我後來常常想起那個夢,我想外婆走前一定是不放心遠在異國的我,便漂洋過海來看我。憶起以前和兩個哥哥一起與外婆嬉鬧的情景,一切都那麼遙遠,又彷彿都在眼前。沉思往事立斜陽,當初只道是尋常。

美國 中國 香港

上一則

疫情中兒子的婚禮

下一則

蟬捕螳螂,黃雀在前(八)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