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布林肯:美國希望避免北極地區軍事化

美澳合作研發抗疫療程 動物試驗證實消滅99.9%病毒

《老照片說故事》當年自己做衣服(上)

避疫宅家的日子裡,除了該做的日常工作和家務,總覺得還應該多收拾收拾屋子,於是就收拾出來一些長久不用的物件,其中有一個包全是女兒小時候穿過的衣服(見圖,於是又陷入扔還是留的糾結中。

疫情之前,我每年都會處理掉一些衣服鞋子,能捐的捐,不能捐的扔;只有這包衣服,二、三十年了,家也搬了兩次,卻一直保留著。雖然這些衣服或裙子(見圖)樣式一般,布料一般,手工更是一般,但因為那是我一針一線親手縫製出來的,所以敝帚自珍,始終不捨得處理掉。

那是我們住在溫哥華做窮留學生的時候,聽說四十九街有一個印度城,街上開了很多布店,專賣漂亮的花布,每個店都有一些賣剩下的布頭布尾。根據大小,每塊布一塊到兩塊錢就能買下來,有的甚至五毛錢就能買到。於是我和朋友去買了很多這種布料,每塊布料可以給女兒做一條小裙子,有些大一點的布料,甚至可以給自己做一件連衣裙。

布料一買來我就沒日沒夜地做,不僅做給女兒穿,還做了送朋友的孩子。縫紉機也是幾塊錢從車庫拍賣買來的,不是很好用,經常跳針,輔以手縫也能湊合。看著這些花花綠綠且非常便宜的布料,在我手上變成一件件漂亮的小花裙,心裡別提多高興了。一批布料做完了,就再跑印度街買一批。偶爾也買塊正兒八經的布料給自己做條裙子,還幫朋友做過孕婦裙。那一陣子做衣服做得不亦樂乎、天昏地暗。

而縫紉機的噠噠聲,也常常把我帶回四十多年前初次學做衣服的情景。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歲月。

眾所周知,上世紀從五○年代起,尤其是文革期間,大陸物質生活十分匱乏,吃飯穿衣都要限量供應,買肉要肉票,買糧食要糧票,買布料做衣服自然也要布票。那時候每個人只有一、兩件換洗衣服,樣式色彩單調乏味。

城裡人還好些,起碼能保證穿得乾淨整齊,農村人要下地幹活,風吹日曬汗流浹背,衣服磨破得更快,所以絕大部分人都是破衣爛衫綴滿補丁。而對於我們這種十幾歲的小姑娘,又正是最愛漂亮、最愛慕虛榮的時候,總穿破舊衣服自覺低人一等,很沒有面子。

俗話說,窮則思變。我想起床底下有一個布滿灰塵的箱子,記得多年前看到母親開過那個箱子,裡頭露出幾件她一九四九年以前穿過的素雅碎花棉布旗袍。

➤➤➤當年自己做衣服(下)

印度 疫情 留學生

上一則

與孔雀有約

下一則

魚池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