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3265萬人確診 58萬人病亡

死亡被低估?華大:美恐有90萬人病亡 高出官方數據57%

奶味醇厚的大白兔

世界上花花綠綠的誘人糖果知多少?如可挑選,哪一種是你從小到大最為熟悉、最得寵的?相信許多人會如我般選擇名聞遐邇的大白兔奶糖,兒時我們都管它叫「大白兔」。雖然其紅藍白三色的包裝蠟紙,看上去不如一些高級牛軋糖的彩色玻璃紙眩目,但它長圓身體上印著的活潑可愛大白兔,始終和廣寒宮的玉兔一樣是無數人心目中的偶像。它那濃郁醇厚的奶油香耐人咀嚼,又可讓人時時回味。

如把大白兔的奶香味放回到那個奶製品奇缺的年代,就使它更加珍貴,須知那時沒有醫師的特別證明是極難訂到新鮮牛奶的。我父母因為是老訂戶,每天早上會有送奶工把一個盛在厚玻璃瓶裡的牛奶送到樓下過道,再把我們原先已放那的舊瓶子收走。我早上會主動幫父母熱牛奶,第一步就是揭開細蠟繩封口的牛奶瓶,貪婪地把瓶口厚紙蓋上積存的一層薄薄奶油舔乾淨,算是一番難得的口腹享受。

到一九八二年我兒子出生,新生兒居然也訂不到牛奶,只好以方塊奶糕為代用品餵孩子。那奶糕基本上以麵粉為主,鮮有牛奶成分,餵後少頃孩子便會餓得哭鬧。難怪有人說,如果你有錢,盡可以買了大白兔奶糖泡茶當牛奶喝。

小時雖愛吃大白兔,但因經濟條件限制,一般只在過年時才能在媽媽分發給我們的新年食品配給袋裡,找到它和雲片糕、柿餅等誘人零食,過上幾天零食無憂的生活。後來進廠當了工人,有了工資,才能自己跑到南京路上的上海第一食品商店購買大白兔。賣大白兔的櫃台總是人潮擁擠,獨特的香甜、耐嚼使它成為糖果中的搶手貨,印象中好像從未在報紙或電台上看過它打出廣告。

不僅平民百姓喜愛大白兔,就連我們的國家領導人也青睞它,把它當作國禮贈送外賓。一九七二年尼克森總統訪華時,中國政府就曾把大白兔奶糖作為禮品送給隨同來訪的美國記者等一眾人員,也許是想收「吃人嘴軟」之效吧。我一九八七年夏回中國探親,年底返美,一個認識的外科醫師讓我捎帶禮品給他在聖路易斯的美國同行朋友,除了一隻憨態的毛茸茸電動熊貓外,其他就是兩袋大白兔奶糖,可見它無論在官方還是民間外交活動中都占據重要地位。

我之所以鍾情於大白兔奶糖,恐怕還有一層私下的特殊原因。大白兔由地處上海西南角漕河涇的冠生園食品廠生產,早就享譽海內外。由於我讀書的上海師範學院就在漕河涇地區,學校曾經組織師生參觀該廠,親眼見證了食品工人生產大白兔奶糖的辛勞場面,也算是學習和了解社會。後來冠生園的規模愈來愈大,一九九○年代還合併擴大,創建了冠生園集團。

一天我偶然在「人民日報」海外版讀到一則新聞,得知冠生園集團的第一把手竟是我在上海中學讀書時的一位同班女生,高幹出身的她,當年還是我班第一個入團的。我雖也打了申請報告,但在那講究階級出身的年代,一個普通會計師的兒子自然是排不上隊的。雖是巾幗,但那女生卻雄心勃勃,一心要把事業做大,讓大白兔進一步走向海內外。近年來我與該女生在微信上重拾聯繫,對老同學能搖身變為冠生園當家人深表欽佩;而她則對我未能入團聊作解釋,稱當年要求入團者眾,團支部來不及一一發展,猶如給我吃下一顆大白兔,心中略感寬慰。

無論如何,大白兔奶糖長期來獨占鰲頭,一直是我嘴饞時進補的首選。每與妻子去中國食品店,她買話梅瓜子之類,我則專往購物籃中裝大白兔。到家後,一邊看電腦,一邊往嘴裡遞送濃味奶糖,甘甜自不待言。

牛奶 中國 美國

上一則

「聲夢傳奇」愈嚟愈刺激

下一則

有情綿綿(六)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