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疫情升至「高風險」 衛生局促戴N95口罩

紐約州2華生獲美國總統學者

礦井驚魂(上)

當年招工是下鄉知青極盼望的事,被招工即意味著離開農村。而招去做什麼工則有講究,如有極好的社會關係,要做什麼還有得挑;平凡百姓的子女則多憑命運的安排,「男怕下礦女怕紡」就是那幾年面臨招工時人們的擔憂。

礦工多招男工,而下礦井幹活更全是男性,入礦即意味著艱苦勞累;而女性多招入紡織廠,當年是機械化織布機,一個女工要同時看管十幾部織機,一天八小時巡視下來,相當於走了幾十里路,也是個累活。

我生不幸,因出身的原因,一九六九年下鄉,一九七八年才被招工,去的正是煤礦。鄉下待怕了,我趕緊去了。我去的是一個省辦的國營煤礦,在福建永安,是當年大批「江南無煤論」時,從省城抽人到山區興建的。

因是一九七八年知青大回城大招工的日子,我們這批新礦工到礦時,礦裡連宿舍都沒備好,臨時在礦山上搭了幾排茅草屋讓住下。

下礦後才知道真正的艱幸是下礦井工作。下礦井工作分三大類,一是掘進,是專門打巷道通往煤層,長年與石頭打交道;二是採煤,巷道打到煤層,採煤工上場沿煤層平推採煤;三是維護部門,負責維修井下巷道,礦車、電氣、排水、通風等。

我被分到採煤班組。老職工告訴我們,採煤工最累最髒,但不易犯上礦工最怕的矽肺病。掘進工每天打眼放炮炸石頭,看似比採煤乾淨,也沒那麼累,但常吸入石粉塵,石粉重,沉澱在肺泡排不出,極易得矽肺病。

我們後來在礦辦的療養院看到那些因矽肺而療養的職工,有些工作三、四年就喪失了工作能力,年紀輕輕的,真使人害怕。採煤工吸多煤塵,也會得煤塵肺病,但煤塵輕,易從肺泡排出;不過嚴重的話,後果和矽肺病一樣,看著無異,其實呼吸很因難。

實際上,我們的礦井基本上是機械化作業。打巷道鑽炮眼用風鎬,運石有電動礦車。挖煤也是用風鑽鑽炮眼爆開煤層,用礦車運煤,不似我們看舊時的礦工用鎬刨煤、用人拖或背煤。

礦裡採煤的過程是沿煤層打排炮眼裝上炸藥,用電串聯雷管一次起爆;煤炸塌下,我們用八磅錘子錘碎大塊的煤,用鏟子把煤鏟入溜槽。

溜槽是由一塊塊表面燒有琺瑯的鐵片組成,每片都狀似瓦片,表面光滑,片片相連。煤層多不是水平的,都有傾斜度,煤鏟入溜槽會自動順坡溜入電動煤輸送帶,送到出煤口,出煤口下方就是巷道和礦車,一車車裝滿後,順巷道軌道運出。

然而機械化採煤只是提高了效率,井下打煤眼操風鑽、鏟煤、扛木柱支撐岩層,都要人工操作。井下的工作環境之惡劣,非親歷者不知。

➤➤➤礦井驚魂(下)

療養院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