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輝瑞補強針打不打?CDC:可先諮詢自行評估

德國大選 社民黨蕭茲宣布尋求與綠黨、自民黨組閣

上海淡井廟(下)

解放初,相對穩定一段時間,淡井廟樓下城隍殿和關帝殿還可燒香,但佛事較少,廚房職工在廟門口辦起點心攤維生,樓上觀音殿駐紮一個連的解放軍。解放後,瑞金賓館由華東局書記饒漱石居住,饒被打倒後,改為國賓館,陳毅市長機場迎接印尼總統蘇加諾,上海人民夾道歡迎到瑞金賓館,周總理在賓館草坪上設宴歡迎蘇加諾總統。

因淡井廟的位置很重要,在備戰、備荒年代,深挖洞、廣積糧;解放軍工兵挖地道,從瑞金賓館出發,東通瑞金醫院,西通文化廣場(過去是逸園跑狗賭場和逸園飯店,此飯店後改為人民圖書館和戲曲學校,跑狗場改為開萬人大會的室內會場),北通錦江飯店和錦江俱樂部(即法國總會游泳池),南通紹興路人民出版社和上海京劇院。

想不到文化大革命時,淡井廟第一殿城隍殿,包括前面露天廣場築起了廠房,辦起了膠木開關廠;第二殿關公殿,包括室內廣場為操場,辦起了瑞南小學,校門在隔壁二十弄邊門進出;樓上第三殿觀音殿,還是由一個連的解放軍駐守。文革後期,我再到永嘉路老房子,發現淡井廟已沒有了,削為平地,在淡井廟地基上和附近居民區建起市委辦公廳別墅區。

文革後,我有一次回國到懷念的出生地永嘉路十二號鐵門前拍照,突然鐵門大開,有解放軍站崗,裡面開出一輛黑色的高級小汽車,然後大鐵門關上。據說平時有市委辦公廳王立平居住,有時是江澤民在上海的居住地,因以前錦江小禮堂開會後,可直通瑞金賓館。瑞金賓館擴大了,東邊原瑞金二路大門,西邊有新開的茂名南路大門(此路原是文化廣場五號門,南到永嘉路,北到復興中路),北邊有復興中路後門。

南邊就是保留永嘉路十二號門,內有市委辦公廳別墅區,由解放軍保衛。現在上海國賓館有西郊賓館和高爾夫球場,瑞金賓館對外開放。後來聽說淡井廟遺址在瑞金賓館內,我又去了一次,的確保留了一口井,廟沒有了,井上蓋了一個四角亭,我拍了照以作留念。

我懷疑淡井廟的變遷,是否經過佛教學會同意?上海留下宋朝建築不多,消滅淡井廟可能有二個原因,一個可能是黃金榮敵產,但黃金榮解放後沒判死刑,而在大世界掃地勞動改造。另一個可能是市委辦公廳瑞金賓館擴大,為什麼瑞金賓館擴大而拆除淡井廟呢?因瑞金賓館屬於市委辦公廳產業。想當年文革後,上海徐老三(徐景賢)刑滿釋放,落實政策在瑞金賓館,作為倉庫保管員領取工資。

想起文革時上海,南有龍華寺,市中心有靜安寺,都遭到紅衛兵的衝擊破壞,文革後重建,尤其是靜安寺造得金頂輝煌。北面有玉佛寺,又稱法榔寺,一尊臥佛和另一尊坐佛都從緬甸運來;世界大玉佛少有,文革中受國務院周總理下令解放軍保護,才免受其災。現今玉佛寺又擴建,附近利群醫院搬遷。

今天我寫此文章,正為淡井廟消滅而悲哀。中國唐朝的建築和風俗習慣,日本還保留著;明朝的建築和風俗習慣,南韓還保留著。千年的宋朝的建築哪裡去了?宋朝建的淡井廟只剩下一口井了!這是象徵性的一口井,總算還有一點良心。但這井不是宋朝建的,位置是原址,但廟沒有了。我不是佛教徒,但我是中國人,有保護中國的文化遺產的心聲。

➤➤➤ 上海淡井廟(上)              

中國 國務院 緬甸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楊利偉披露在太空中驚險瞬間:曾以為自己要死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