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駐美大使返回華府 期待兩國建立平等務實關係

Delta病毒擴散全球 專家憂疫情復燃

高粱地裡打米蛋

口感類似剛剛破土而出的鮮嫩松樹菇,緊實且脆甜的高粱米蛋(烏米)是我們小時候每到夏末秋初,能夠從打野地裡找到,為數不多能用來解饞的野味之一。這種寄生於高粱穗的苞葉中,由淡淡的白色霜膜緊緊包裹的一坨銀黑色竹筍狀東西,圓滾滾的樣子像枚異形的蛋。它是高粱感染了真菌,得了黑穗病結出的果實。

當鬱鬱蔥蔥的的高粱,剛剛進入抽穗灌漿期的時候,生活在鄉下的孩子們會三兩成群地相約,頂著正午的驕陽,學著大人的樣子,頭戴個大沿的草帽,用手裡操著的鐮刀嘩嘩啦啦地扒拉開寬大的高粱葉,鑽進悶熱的地裡去打米蛋。

米蛋結在高過頭頂的高粱頂部高粱穗中,所以打米蛋的人要一顆顆地拉緊高粱葉子,使其彎曲呈弓形,方能看清楚含苞待放、圓溜溜跟手指差不多的高粱穗。如果感覺結了米蛋,就得趕緊用腋窩或雙腿夾緊葉片,騰出手來用食指和拇指輕輕捏住翠綠色的高粱穗苞葉,全憑手感來試。

其中結了米蛋的,有種硬邦邦像包裹著根小木棒似的感覺;而沒結的,軟塌塌地一捏即扁。若是還沒把握,就要用指甲蓋在苞葉上畫開一道豁口,掰開來查看。這時的高粱穗,也是成群結隊的蚜蟲集中覓食的地方,捏著捏著,手上就沾滿了黏糊糊的蚜蟲。在密密麻麻的高粱穗中,能結米蛋的其實很少,我們捏了上百顆高粱穗,能找到的米蛋也就兩、三枚。好不容易捏到了米蛋,還不能用手從高粱稈撅下,而是要用手裡的鐮刀順著秸稈砍下來。因為高粱稈外面的皮膜不僅光滑柔韌很難撅斷,還薄如刀片,使勁撅時稍不留神,手一打滑就會拉出一道血淋淋的傷口。        

密實柔韌的高粱秸,加上帶有芒刺裙邊的寬大高粱葉,使這個時節的高粱地成了一望無際的青紗帳。如果上午進到裡面,莊稼的稈葉上全是露水,走不了幾步,衣服都濕了。日頭偏西後光線凌亂,陰風徐徐。就算我們選擇烈日炎炎的正午,進到青紗帳裡去也很容易迷路。

至今,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進高粱地打米蛋的情景。在密不透風的青紗帳裡,鑽來鑽去的我,很快就汗流浹背了。喘口氣的功夫,就不見同伴的身影,舉目四望,幽暗的地裡光影斑駁;蹲下身來,避開遮天蔽日的高粱葉,也只能看到一排排齊刷刷的高粱秸稈。經過一番慌亂地左突右奔之後,還是找到不到同伴的影子。完全失去了方位的我,徹底慌了神,頹然地坐在地上,想哭的心都有了。無意間拍到了屁股低下坐著的地壟,忽然意識到,自己是沿著地壟鑽進來,當下唯有順著地壟一直往前走,才能走出這片青紗帳。

打高粱米蛋是季節性很強的採摘活動。一旦錯過時令,高粱穗的苞葉綻開,米蛋便會變散變苦,難以下嚥。要是進入深秋,高粱穗的苞葉變枯變黃,米蛋更會徹底化成黑色的菌絲,用手指輕輕一彈,乾癟的苞葉內一縷黑煙飛出,隨風散去。

上一則

雞仔餅是軟是脆

下一則

烹飪初體驗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