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4.4%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新增本土確診132例、8死 陳時中:疫情緩坡下降

尋找一塊清碑

六十多年前,我偶然在台北一個書攤上看到一本英文雜誌,其中有篇華盛頓紀念碑簡介,提到兩件事引起我很大的興趣。一件是說這座高達七百呎、方形尖頂的紀念碑,在遭到強風吹襲時,尖頂會隨風向,前後或左右搖擺四分之一吋。另一件則說,紀念碑於十九世紀中葉由官方與民間共同籌建時,為廣拓建材,彌補費用,曾籲請世界各國捐助大理石塊,共襄盛舉;中國時值大清帝國道光年間,也欣然響應,並在所捐之一塊大理石上鐫刻銘文,記載其事。一九五九年冬,我赴美出差,利用聖誕假期特地去華府旅遊,一窺上述這篇簡介的究竟。

六十年前,觀光尚未蔚為風氣,恐怖主義更是聞所未聞。我花了美金十元,隨機向旅行社買了華府一日遊的參觀券,便上了遊覽車。一行十餘人,我是唯一黃面孔,雖身懷護照,但全程從未掏出以應査驗,來去自如,包含參觀白宮在內,當時白宮主人是赫赫有名的艾森豪將軍。

一日遊第二站便是華盛頓紀念碑,毋需門票,亦毋需排隊,我們一抵達門前,便魚貫進入電梯間,有專人看管,上下一趟,每人收費一角錢小銀幣。電梯直達碑頂瞭望台,中途並無樓層。

我並不預期會遇到搖擺四分之一吋的驚奇,因為瞭望台與尖頂畢竟還有一點距離。我的興趣只是去尋找那塊清代石碑。我當時正值壯年,體力充沛,匆匆從視窗外鳥瞰華府的市容景觀後,便推開樓梯間的小門,單獨一個人,昂揚地朝樓梯走下去。

樓梯鐵質鑄造,攀附在內壁牆上,呈螺旋狀從左向右朝下伸展。每一階梯左右各舖一片薄磚,相當寛闊,足可容納中等身材的遊客雙人併行,坡度也不陡,走起來並無壓迫感。

我心情舒暢,繞著樓梯一圈又一圈,轉了又轉,大概總繞了近百圈吧,垂直高度也將近三、四百呎,卻始終未見任何一塊刻有文字的牆磚,心裡不免有點納悶,難道刻著文字的一面是朝碑外,而非碑內?但想想已經走到這個程度,折返已來不及,便決心繼續走下去。大概又繞了幾十圈,距碑底約六、七十呎之牆上,終於看到第一塊刻著蟹行文字的石磚,我才疑慮盡釋,定下心來。

但擔心誤了導遊約定的集合時間,不敢駐腳端詳,繼續往下走,四壁鐫刻不同外國文字之牆磚也愈來愈多。最後,在高度不及三十呎牆壁上,赫然看見一面漢文石碑,「終於找到了!」我打從心底湧起一陣驚喜,趕緊趨前,雙手緊扶在欄杆上,仔細地看。

大理石碑左右寛約三呎,上下高約兩呎,銘文由上而下,自右向左,約五十字;每字拳頭大小,仿宋體正楷陰刻,未著色,廈門知府落款,唯其姓名及落款日期,我已不復記憶。

我才默唸銘文不到兩行,便被「彼藩邦……」幾個字愣住了。大清帝國萬里迢迢,捐石為禮,敦睦邦誼,本是美事一樁,何以又罔顧國際禮儀,貶稱受禮國為「藩邦」?藩邦寓意文化落後、民性粗野,雖亦含「外邦」之意,然依舊屬貶義詞,清廷官吏應有此認知,卻毫不避諱,將其鐫刻於贈禮之石碑上,實在匪夷所思,也反映當時官府之愚昧無知以及妄自尊大之心態。

另一方面,我也不解,這塊石碑已鑲嵌於華盛頓紀念碑之內壁,逾時百載,卻從未聞其曾惹起任何文字風波,其故安在?

我試著推測:施工階段,工地諒無人熟諳中文;即或能操華語者,亦未必能識漢字,何況文言文。及至落成開放參觀,絶大多數觀眾復捨樓梯,而取電梯代步,清碑乏人聞問,大幅降低自曝其短之機率,因而常年得以雲淡風清,幽然自處,與世無爭。是耶?非耶?尚祈方家不吝斧正。

唯我至今仍深為抱憾者,乃一甲子前,相機價昂,我阮囊羞澀,以致未能當場將清碑銘文照相存證。復鑒於二〇〇一年九一一恐攻事件後,華盛頓紀念碑之樓梯間已被封閉,重開無期;觀眾即使有心,恐也已無緣再睹石碑廬山真面目。

華府 白宮 觀光

上一則

最喜歡的運動

下一則

集合 周末這樣玩╱南加Desert X雙年展 網紅必打卡景點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