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挑戰江啟臣 朱立倫參選黨主席:2024大選我會無私

無證客越界激增、疫情再起 衝擊拜登移民政策

穀雨廟會(下)

十二時過後開始吃齋飯,「幫忙人」(義工)在南廟場擺開十來張飯桌和凳子,從東側的齋房端出飯菜,有鹹菜豆腐、春筍豆腐乾絲、炒捲心菜等農家菜;人太多要分批輪流用餐,有的人等不及,拿了飯菜站著吃,亂哄哄的。這時我家二姊找到我,說大姊已回家做飯,要我跟她回家吃飯,我正玩得起勁不願回家,於是她就留下來陪我吃齋飯。

下午的重頭戲是「上天表」,也是這次廟會的主題。此時在西廟埸中央,已經用一包包柱香交叉疊加,疊起了一個空心的六邊形香塔,一人多高,底部內外放置一些稻草。香塔的北邊放著一張香案,桌上鋪著黃布,擺有貢品、燭台、香爐等物,再後面搭起了一座四柱三門的木牌樓。人們漸漸匯聚過來,在東、南、西三面圍成一個馬蹄形人牆。二姊拉著我使勁擠到前面,看個真切。

時刻一到,三位身穿道袍頭戴道帽的道士,拿著手鼓、銅鈸、小鑼,走到香案前,面向正南點燃紅燭;然後一邊敲打樂器,一邊口唱頌詞,讚頌神仙天庭,抑揚頓挫聲音洪亮,相當好聽。念完一段,下跪作揖上香,如此反覆上香三次,告一段落。

接著三道士退到牌樓,立於三個門洞內,手中分別拿著朝板、如意、寶劍等法器,先念一陣經文,然後開始繞壇,俗稱「穿風」,他們依次從第一個門洞進,第二個門洞出,再從第三個門洞進,成橫「8」繞行。開始時很慢,一步一頓,像踱方步一樣,隨後越走越快,宛如競走,道袍的後襬都飄了起來,呼呼作響。達到高潮以後,遂由快變慢,漸漸停止。這時太陽當空,他們滿頭大汗直往下淌,氣喘不已。二姊說他們貼身穿有「竹衫」,比較透涼,所以衣服沒有濕透。

「穿風」結束後,廟會主持人在眾目睽睽中走到香案前面磕頭上香。我問二姊他是誰?她說是鄰村一位村長。他上過香後,從香案上拿起一張捲著的大黃紙,這就是「天表」,他慢慢展開,朗聲宣讀,大意是代表方圓二十個村莊的萬千百姓,上達天聽,祈求上蒼降福,今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五穀豐登,蠶桑茂盛,六畜興旺等,最後報出各個村莊的名字。唸畢,他走近燭台,點燃天表,猛力向上拋出,「天表」迎風在空中邊燃燒邊飛揚遠去。

與此同時,有二個幫工在香塔旁用火點著鋪在地上的稻草,引燃香塔,未幾火光熊熊,向上竄升,濃重的香霧帶著熱氣向四周擴散。周圍數百民眾齊聲念著阿彌陀佛,目送天表「上天」。上天表這一幕相當震撼,在我幼小的心靈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穀雨廟會的第二天主要是看戲。上午在南廟埸上搭起了戲台,掛上了幕布。西廟場則仍然是各種攤販林立。當年農村沒有娛樂活動,連收音機也無一台(沒有電),因此「趕廟會,看大戲」是難得的機遇,十分轟動。許多人尤其是婦女,一早就趕來,先在各攤位前細看精挑,選購中意用品,然後坐到凳子上等待戲文開鑼。

大約九時許幕後鏗鏘鏗鏘地鬧起了「頭場」,人群從四面聚了過來,坐的站的,幾乎擠爆了廟場,萬頭攢動,人聲嘈雜。

我和小伙伴們乾脆坐在台前地上,就近觀看。不久大幕拉開,人們立即安靜下來。這天演的主要是京劇折子戲,我記得其中有「武松打虎」、「關公單刀會」,「包公鍘陳世美」,贏得滿場喝采。中場休息時,為了穩住場子,避免混亂,由本地的一些年輕姑娘在前台演唱越劇「梁山伯與祝英台」等戲曲,也受到歡迎。直到十二時左右演出結束,全埸男女老少都過足戲癮,高高興興地四散回家,穀雨廟會圓滿完成。

古竇涇穀雨廟會是舊時宗教信仰、生產活動和娛樂生活的結合,這種習俗歷久不衰,一直延續到今天,只是內容已推陳出新。

➤➤➤穀雨廟會(上)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王偉忠「臭美」添自信 自在舒服有品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