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桌球女單中國「內戰」 陳夢奪金 孫穎莎摘銀

苗族姑娘李蘇妮為美國守住女子體操全能金牌

《老照片說故事》一九八二年的存單

一九八二年的存單。
一九八二年的存單。

美國三十八年了, 一次次搬家,一次次丟雜物,卻有一張小紙片不捨得棄之。它曾經被遺忘很多年,偶然的機會弟弟發現了交給我,一下子百感交集,從此珍藏至今。

它是一張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整存整取的五年定期存單, 票面人民幣「伍拾元整」,存入日期是一九八二年十月十七日,利率百分之六點六。

我在一九六二年進大學,應該在一九六六年畢業,由於政治運動,延誤到一九六九年才分配;剛拿到了每月四十八元五角工資,高興極了,上交媽媽三十元,其餘是我一個月全部生活費(那時候人民幣:美元匯率是二:一左右)。

宿舍就在單位裡,三頓吃食堂,節約地花著,居然這十八元還能在年底給自己省出錢來,買塊布縫一件棉衣罩衫。

我父親去世早,娘親是個典型吃苦耐勞的中國婦女,常常嘮叨著「吃不窮,穿不窮,計算不好一世窮」,要我們學會把一塊錢分成一百銅板去花,要我們每掙一元錢只花八毛,「人必須有儲存才能防不時之需」。

母親是對的。當時我們年幼不太懂事,羨慕人家經常有肉吃,怪媽媽不捨得花錢。只聽左右鄰居誇媽媽「會過日子」,同樣一元錢別人只能買一個菜,媽媽能做出一桌子待客。母親什麼都會自己做,縫衣、做鞋、醃菜、蒸糕,勤儉治家的本領讓我們五個孩子能在單親媽媽微薄的收入中,不至於衣衫襤褸地失去體面。

後來我結了婚生了孩子,工資雖升了十元,開銷還是緊梆梆,孩子慢慢地在長大,將來讀書上學開支只會越來越大,記住母親的提醒,要儲蓄。好在七○年代的上海人生活簡單,沒有房市、股市,連「旅遊」往往也是許多年輕人替代「辦酒」的一種選擇。上海人的開支主要花在食品上,我繼承了母親的傳統,每月拿到工資,先把五元存入一種叫「另存整取」的帳戶,年終取出六十元再放定期。

須知這每月五元正好擠掉了我和女兒的奢望。家住在市中心,弄堂對面就有百貨公司,羊毛衫櫥窗裡有一件翡翠綠的開衫,機織的細針,亮亮的扣子,非常好看;每每走過我都會駐足,但這衫要價二十四元,猶豫了兩年也不敢買。

女兒喜歡停在玩具櫥窗前不走,我提醒她我不會買的,「妳已經有許多玩具了!」她哀求我讓她進去,「就看看,媽媽,我不要買。」為了不傷孩子心,我帶著孩子時小心地繞著走回家。每年存六十元。

再後來我留學到了美國,獎學金比在中國的工資高多了,我還是堅持母親的生活方式,牢記人有不時之需。

存單上的銀行地址已經動遷,存單上的「中國人民銀行」也不再存在。弟弟告訴我,如果去上海別的銀行詢問也許能有答案,還有人幫我用計算器算了利息本金有多少。

我從沒想過要兌現,我知道它的價值,媽媽留下的「遺產」,是無價的。

中國 美國 匯率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退休校長山林獨居墾荒 農園種有機原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