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被指像希特勒 佛奇怒了:批評我的人其實是在批評科學

台駐港官員被迫撤離 美國務院表態「與台灣站在一起」

半秒定生死

台灣志航基地的兩架F-5E戰機月前擦撞墜海,造成兩位飛官一殉職一失蹤,看到這件慘劇,使我回憶起了六十多年前也差點被同僚撞到的往事。

那年我二十二歲,是個少尉小飛官。那天是四機編隊,當時是左梯隊隊形,我是四號機,是最左邊、最後方的一架。飛行中,長機作了左轉,二號機跟著轉,不料三號機反應慢了半秒鐘,於是他的動作既猛又急;就在他的左翼與我的右翼相隔不到兩呎時,千鈞一髮間,我迅速壓桿翻轉機身往左下方衝去,逃過一劫。但這也嚇得我一身冷汗,度過了一生中最長的幾秒鐘,下降近千呎才改正過來。後來我加大油門,慢慢爬升,跟上了編隊。

回場落地後,長機問我剛才是怎麼回事,但三號機則渾然不知他差點撞到我的情形。很不幸的,這位同僚幾個月後在一次飛行中失事殉職。

幾十年過去了,我現在想起這件事情來還心有餘悸。每當我和朋友們談起這件事時,有的誇我技術好,但多數人都說我大難不死,是運氣好。而我一直在想,我的確是運氣好,但那天如果是下列情況中的任何一種,我就不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要是我的反應也慢了半秒鐘,那就被他撞上,雙雙機毀人亡;第二,那時有足夠的高度,如果是在低空,我向下衝時就墜地了;第三,也是最糟的情況,就是幸好我是四號機,如果我是三號機,他是二號機,我夾在他和四號機之間,我就無法向左翻滾脫離了,那極有可能釀成三機相撞的悲劇。

如今我已是耄耋之齡,就是因為那天不是上面情形中的任何一種,那半秒鐘之差,給了我六十多年。

空軍的雷虎特技小組曾在訓練中有過三次相撞的情形,國慶閱兵空中分列式時有一次兩機擦撞,都造成機毀人亡。另有一次儀器飛行時兩機相撞,三死一跳傘。這次F-5E擦撞,說是變換隊形造成,但不知是什麼原因變換隊形,也不知是由什麼隊形變換成什麼隊形。

空軍戰鬥機的編隊,通常有三種隊形:基本隊形、戰鬥隊形、梯形隊形。基本隊形又稱密集隊形,顧名思義,是各機間隔不大,隊形是長機在前,二號機在右後方,三號機在左後方,四號機又在三號機的左後方,各機間的距離約二十呎。

戰鬥隊形與基本隊形的形狀相同,只各機之間的距離加大至約兩百呎,以達開闊視野、相互支援的效果。梯形隊形則是二、三、四號機依次在長機的左後方(左梯隊) 或右後方(右梯隊)。

戰鬥隊形通常是在偵巡任務時使用,梯形隊形是在準備回場落地衝場時用,平時則多是基本隊形。這次F-5E擦撞,說是變換隊形時撞到,新聞報導只說二、四號機都在外側,根據這一句話,與如何相撞似乎毫不相干。空軍的記者會上,也未見有對當時是什麼隊形、為何變換隊形有所交代,所以真正擦撞的原因尙待釐清。

F-5E的兩位飛官一人結婚才兩周,妻子已懷有身孕;另一人去年才結婚,孩子尙未滿月。兩位飛官的妻子痛失親人,人間悲劇,莫此為甚,怎不哭斷腸啊!在我為此文時,失蹤的一位飛官仍在搜救中,我衷心地期盼能把他找到,使他平安歸來。

台灣

上一則

慶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成立第151年 谷歌輪播18件展品

下一則

母親的家常菜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