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華隊麟洋配東奧羽球摘金 教練陳宏麟:沒想過

吳亦凡涉性侵遭警方拘留 網酸:監獄很大,你忍一下

《老照片說故事》老三考上大學

老三戴紅領巾時和兩個哥合影。
老三戴紅領巾時和兩個哥合影。

家裡的老三生於一九七三年文革後期,和他大哥相差十三歲,和二哥相差九歲。老三是家裡的老么,我們特別心疼,一、兩歲就教他背唐詩、唱兒歌,也認了不少字。文革結束,恢復高考,全國掀起學習科學高潮,「語錄本」、「老三篇」、「四卷紅寶書」慢慢被人淡忘,用不著每天早晨反覆朗讀背誦了。老三的確生活在好時代。

一九七八年,老三五歲,我們附近一所小學的老師來我們學校玩,她是我們的老學生,看見我們的老三認得不少字,會背乘法口訣表,就同意他去上學,這樣他就比一般的孩子早上學了兩年。

初中階段他還不懂事,只愛玩。一九八六年升入我們任教的高中。當時高考已成氣候,文革時批判前十七年是修正主義教育路線,其實經過文革洗禮,一九七八年恢復高考後學校裡大抓教學的程度遠遠超過前十七年。學校裡大辦補習班,家長們晚上請教師給子女開小灶有償補課,學生除了學習再沒有別的干擾,去生產隊支援夏收、秋收的事沒有了,學工、學農、學軍走「五‧七」道路的事已被遺忘,學生每天除了學習還是學習。要說「修」,是比過去那十七年更加「修」上許多倍。

我們當教師的更為自己的子女操心,教師無權無勢,只是掌握普通的文化知識,幫學生準備高考是我們唯一的特長。平時我們都是幫別人做嫁衣,現在自己的子女面臨升學,親手多輔導一點,也是在情在理。我們要求領導把升入高中的教師子女集中安排到一個班,我們當父母的親自擔任該班各門課程的老師,同時把另外一些成績優秀的新生也安排到這個班,起帶動作用,因為有些教工子女成績平平。這樣一來,這個班的師資、學生素質在全年級就很突出,成了令人羨慕、重點中的重點。我們課上盯著老三,每天晚自習去檢查監督玩心很重的小兒子。

一九八九年他高中畢業,是他們三兄弟中最後一個參加高考的,哥嫂四人都來送他進考場,給以關心和鼓勵。

老三在十六歲上大學,也懂點事了。離家前夕,他連夜幫著清理雞窩,把雞糞送到我們種的幾窩豆苗地裡,又提了兩大筐蜂窩煤上樓來,盡力給我們分勞。我們為他的孝心感動。第二天他動身去武漢,我們送到火車站月台依依惜別。從此家中成了我們二人的空巢世界,小鳥全離窩了。

高考 升學 教育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退休校長山林獨居墾荒 農園種有機原味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