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天價賠償談不攏 長賜輪和數億美元貨物續卡埃及

Delta變種多恐怖?CDC:恐成美主流 WHO:將攻占全球

彈弓槍打麻雀記事

五○年代初期,我讀小學一、二級,放學後最喜歡玩的是用彈弓槍打麻雀,在我家屋門前不遠的田園邊,有幾棵高高的松柏樹,經常有麻雀在樹枝葉叢中跳動,有時小院裡的竹籬芭上,也有一群群嘰嘰喳喳的麻雀飛來飛去。到了春天四、五月,正是鳥兒生蛋孵小鳥的最佳季節,麻雀一天比一天多,有陽光的傍晚,樹上集合了數不清的麻雀,大人說那是麻雀在開會。

當年用彈弓槍打麻雀也不是那麼容易打得到。有次,我瞄準樹枝葉間的一隻麻雀,剛要動手拉開彈弓槍上的橡皮筋,那麻雀似乎有靈感,噗地一下就飛了。我的同伴在旁邊,他拉開一弓,真是運氣好,一個石子兒就打中了那隻要飛走的麻雀,只見一個黑影從樹縫的空中落下,那隻麻雀的翅膀被打出血了。那次我們打了三隻老麻雀,但不敢拿回家,我們還是在田園小埂上,用黃土包裹著麻雀,埋在雜枝火堆裡燒著吃了。媽媽說過,不准我們打麻雀,更不准我們吃;有次我拿著打的幾隻麻雀回家,媽媽說:「這活活的小生靈,好可憐,怎麼能吃呢?」善良的媽媽不准吃,還把死麻雀埋在小院的泥土裡了。從此,我打了麻雀再也不拿回家。

我和同伴們在野外打麻雀,不是為了吃,只是為了好玩,相互比試打彈弓槍的技能,那時沒有什麼部門來管不准打麻雀,因為生態環境好,沒農藥化肥,打了幾隻,天空上飛的麻雀照樣多得很。可是到了一九五八年初以後,麻雀的景觀都消失了。

那是在「大躍進」的年代,麻雀被列為有害鳥。說麻雀吃了田裡的大量稻穀,要打得一隻不留。上面下了指示,說要開展「除四害講衛生」的愛國衛生運動,麻雀與蒼蠅、蚊子、老鼠都屬「四害」。打麻雀用籠子關、用篩子罩、用敲鍋盆嚇、用細繩網套,要全面圍剿麻雀,要求打一場聲勢壯觀浩大的人民戰爭。當年的報紙上還刊登了郭沫若「咒麻雀」的詩,有句說麻雀:「犯下罪惡幾千年,今日和你總清算。」還有寫著「為消滅麻雀,增產糧食而鬥爭!」的宣傳畫,報上也在鋪天蓋地的文字宣傳,孩子們玩的彈弓,一時成了打麻雀的武器。

我記得在那緊張的日子裡,媽媽天天自言自語的念幾次:「哎——小小的麻雀,小小的生靈,犯了什麼王法啊?」我的彈弓槍也不見了,我知道是媽媽收藏著。

那年我正念初中二年一期,班裡的男同學幾乎都有一根彈弓槍,有時還沒下課,教室外樹上飛來幾隻麻雀在叫,叫得我們手上的彈弓槍握得緊緊的了;下課的電鈴響了,老師還故意多說幾句,我們叫喊著:「快下課。」等我們跑出去,狡猾的麻雀已飛走了。

我們用的彈弓槍,直到六○年代初,還是民國時期那很簡陋的樣式,在一根有「丫」形的樹枝椏上,兩頭繫上一根橡皮筋,中間由一張包裹小石子的皮塊連著。到了全民打麻雀的八○年代,百貨公司有汽槍賣,隨著「除四害」運動深入,市場上出現各種材質式樣、功能先進的彈弓槍。有的挑擔補鞋匠用自行車內胎、還有補鞋橡皮筋做了很多彈弓槍,那些有彈性的橡皮筋是做彈弓的最好材料,只有皮匠師傅搞得到。時代在變,風雲在變,麻雀列入國家二類保護動物後,誰還敢打麻雀,各種彈弓槍都不准賣了。

現在回憶、反思,「聰明一世,胡塗一時」的俗語,對任何人都適用。捕殺麻雀真是胡塗了近半個世紀,直到二○○○年,麻雀才被恢復名譽,列入保護動物。大自然的藍天上,又有了麻雀飛翔的景觀,消失的歷史又回來了,媽媽收藏著我的那根彈弓槍,卻成了歷史的記憶。

上一則

在沉默中爆發——悼念亞特蘭大遇害者燭光守夜活動記

下一則

緣不同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