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科技抵銷金融漲勢 股指觸新高後拉回

誤拔手槍射殺非裔 明州女警遭控二級過失殺人罪

鹽水撈粉的故事(上)

我們這些中國大陸五○年代生的人,雖未經歷過戰亂,但卻經歷過和平生活中的物質匱乏,緊缺又饑餓;還見證了無外敵情況下你死我活的武鬥,以及思想領域重大的反覆、多變。現在想來,這些經歷十分奇特,偶然對孩子說起,他們只有驚異:「曾經有這樣的時代?」因此我想,這些個人的點滴經歷值得記錄下來。

一九五八年開始的「大躍進」,那時不懂大人們在幹什麼,看的是熱鬧。但到了一九六○年後我八至九歲時,終於有了對市場供應緊張的感受。此後,雖然不至於像六○年代初全國性的大饑荒供應那麼緊張,因為仍然行計畫經濟路線,商品生產很不發達。七○年代初人們仍然窮困,社會上物質依然緊缺。我曾有過一次「違規」偷吃鹽水撈粉被老師教訓一頓的記憶。

那是一九七○年,復課鬧革命後為對付可能會發生的蘇聯社會帝國主義侵略,我們赴地處郊縣的農村建分校時的事情。在分校長達三個月的時間,白天參加強勞動,打泥磚,三餐僅吃一些青菜加米飯,菜中食用油也極少。

有同學做過實驗,往青菜裡沖進開水,證實飯兜裡確實看不到一點油星。所以當時大家歡喜肥肉,希望分菜的同學給自己幾片肥肉,不像現在人人都嫌棄肥肉,怕膽固醇高,怕吃下去會堵住了血管。當時正是年底,粵北天氣又寒冷,加上當時大家都是十六、七歲年紀,正處在長身體的時候,肚子餓得很快,常常是晚上七時多肚子又咕咕的叫起來。

饑餓使人尋找食物的神經特別發達,不久有同學發現,在分校緊靠的一條村落,就有一家沙河粉作坊。經打聽知道這家沙河粉作坊每天都會加工沙河粉售給村民,他們表示可以向我們出售一些,只要有錢有糧票就可以交易。

這天晚上,我與兩三位表現都算積極的同學,不顧老師定下的「不准私自外出吃東西」的禁令,偷偷地用口袋裡僅有的零用錢(三個月家裡給兩元傍身),每人求購半斤剛製作出來、還有點熱氣的米粉。

作坊裡的師傅見我們的一副饑餓樣,同情並滿足了我們的要求,還專門為我們燒開了一鍋水。看著我們用自備的飯兜狼呑虎嚥吃開水河粉的樣子,還問:「要不要一點鹽?沒點鹹味怎麼吃啊?」我們當然要了,內心非常感激他們對我們這群饑餓的學生的理解、同情與關照。

➤➤➤鹽水撈粉的故事(上)

中國

上一則

看皇家護衛隊換崗

下一則

自個做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