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確診逾3179萬 4成民眾已接種疫苗

罷免紐森難成功 加州共和黨尋找「史瓦辛格」接班人

《老照片說故事》悼好友阿洋

作者與阿洋在步校受訓時的照片。
作者與阿洋在步校受訓時的照片。

六十多年前,在台灣大專畢業的畢業生必須服一年半的兵役。首先,便要到位於高雄鳳山的步兵學校報到,接受為期六個月的步兵軍事訓練,學土木和建築的還要到台北松山接受三個月的工兵專科訓練。

一張在步校受訓時的照片,不禁使我想起有莫逆之交的大學老同學林椿洋。在唸大學時,同學都叫他「阿洋」。照片中背著電話儀器的是阿洋,正在打電話的是我。

阿洋是台灣人,我是浙江人,在那年代,本省人和外省人分得很清楚,但是阿洋和我卻是一見如故,很談得來,哪有省籍之分。成功大學土木系分甲、乙兩班,我在甲班,阿洋在乙班,我倆在大二時,便合夥在一起做生意。

大學院校聯考,在位於台南的工學院設了考場,我倆腦筋一動,馬上成立了考生服務販賣部,並且請了兩位小姐幫忙;其中一位是從青年救國團調來的,賣的東西都是飲料和食物。考期完了,結算下來賺了不少,除了給兩位小姐的紅利外,剩下的我倆各拿一半。在工兵學校受訓時,又在一起,工校結業之後,便各奔前程了。

來美之後,為了學業和事業,很少和同學有聯絡。四十多年前,帶著兩個在西雅圖出生、還不到十歲的兒子,第一次回到台灣,那時阿洋已經是一家建設公司的董事長,特地在一家餐館包廂裡,宴請大學要好的同學,為我一家四口接風。

後來聽說他工地裡的水泥被偷光,破產之後也到了美國,但因謀職不易,只好重拾舊業,接些小的工程,那時我在紐約做事,彼此也見過面,美國生意不好做,不久他又回到台灣。

我每次到台灣,除了和大學同學聚餐外,阿洋總會單獨另請一次。二○一二年赴台探親時,阿洋夫婦又請我和拙荊在一個豪華餐廳吃了頓很豐盛的午餐,席間大家談笑甚歡。但回美後不到五個月,接到同學來信,說是阿洋過世了。阿洋和我同年,竟然先走了,得知好友噩耗,悲不自勝,嗚呼哀哉。

台灣 美國 紐約

上一則

看皇家護衛隊換崗

下一則

自個做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