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台第2場供應鏈對話 擬於8月底前舉行

美國實際染疫死亡恐逾90萬人 佛奇:官方數據少算

上海老洋房(下)

弄堂裡經常有磨剪刀的、收舊貨的、賣爆米花的、夏天賣冰棍的,一聲吆喝,立刻劃破了寧靜,帶來了喧嘩和生氣。尤其賣冰棍和爆米花師傅一到,沒人的弄堂裡頓時排起了長隊。自然也是孩子們居多,一邊排隊一邊玩耍。

上海的老洋房,原是給一家人住的。到了六○年代,國家統一分配房屋。同一棟裡,各層各間,包括小小的亭子間,陸續住進不少人家。到了七、八○年代,六○年代嬰兒潮出生的小孩都陸續長大了,上海男人一向以善於持家著稱,於是將客廳和臥室都隔成幾小間,曬台、閣樓改建裝修,然後交給單位換取新公房;單位則把這些房間分配給幾家新婚小夫妻,一幢房子裡就住進了六、七家,甚至十幾家。而不同的家風、生活習慣、迥異的性格,使鄰里相處成了一門藝術。當年有部喜劇「七十二家房客」,便是其寫照,成為家喻戶曉的熱門話題。

因為公用地方多,如天井、廚房、浴室都是幾家合用的;電表是每家一個,但水表卻是幾家合一。每月抄水表的師傅來過,我奶奶就要忙了。那個下午,吃過午飯,她拿出算盤,開始為小區算各家的水費。而我在劈劈啪啪的算盤珠子移動聲中進入夢鄉。等我午睡醒來,她已算好,通知各家,然後準備晚飯。

偶爾有鄰居吵架,圍觀的、勸架的便不少。而半夜時有嬰兒哭鬧不休,倒也沒有鄰居異議。逢年過節,鄰居互相送些粽子、湯圓、年糕、春捲及各種點心的,道個喜的亦是每年如此。尤其在那個柴米油鹽都要憑票供應的年代,巧婦們個個絞盡腦汁,自己動手製作美味佳餚,與鄰居分享,整個樓裡都飄著菜香。

到了院子裡果實成熟了的時候,鄰居摘了又會送來分享,謝過、接過、吃過,還籃子時大人們又從家裡找些糖果等,差小孩送還。這一送一還之間,兩家的小孩又能玩上半天。

也有大家族一起住一棟的。記得有次課後去一同學家的亭子間一起做功課,遇到一化學難題,同學便帶我到樓上一房間,見一戴著眼鏡;斯斯文文的女教師模樣的。「二姑,這題我們不懂」同學問道;我才知那是她姑媽,教化學的。過一會又遇到一物理難題,她又把我帶到樓下一房間,「三叔,這題幫我們解釋一下?」我不覺羨慕地對她笑道,「你都不用去學校的」。

童年,在老洋房裡,在長長的弄堂裡,在孩子氣地與小朋友的爭吵和好中度過了。成年後搬離老洋房,住入新工房,鄰里之間少了往來,而當年的朋友也各奔東西。但童年的友誼,與老洋房及那長長弄堂裡的所見所聞,一起永遠留存在記憶裡。

➤➤➤上海老洋房(上)

上一則

含笑花

下一則

蜂的季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