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NBC:拉丁裔、亞裔2020人口普查都被少算

WHA報名截止 世衛連續第5年未邀台

坐江山船去杭州(上)

一九四五年春,第三十二集團軍的部隊挺進到淳安一帶,逐步向杭州附近逼近。司令部的眷屬都留駐在江西玉山,媽媽帶著我住在一位杭州阿姨的房子裡。當時日寇在太平洋戰場已節節敗退,局勢已臨勝利前夜。

玉山臨水靠山,風景秀麗。沿江有一條不長的街道,我經常到江邊玩耍,坐在浮橋的船上看紅日西落,霞光映照,江面上氣象萬千。

八月中旬的一天夜裡,我們突然聽見街上大放鞭炮,我們也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第二天早晨我上街去了解情況。我看見江邊碼頭上一堆人正在看牆上的報紙,我也擠進去看個究竟,報上特大字的標題:日本無條件投降了。

我腦子裡轟的一聲,驚喜欲狂,八年的離亂生活結束了,我們勝利了!我趕緊跑回去,把這好消息告訴媽媽。周圍的鄰居都興奮莫名,期待著「青春作伴好還鄉」。過不了幾天,司令部來了通知,全體眷屬立即遷往杭州。

大概是九月底十月初,我們從玉山啟程坐船去杭州,大概浙贛鐵路尚未修復。這種長途行駛的航船已經有幾百年歷史,沒有鐵路以前,是重要的交通工具,也是官僚商紳遊樂吃花酒的處所。

抗戰時期,鐵路時常受到破壞,江山船又復活了。這種船的船身修長,船艙能坐七、八人;船工一前一後,前者用撐桿,後者掌舵。從玉山起航時,河道不寬,水較淺,有時船工還要下水推船。

我們一行大約近十來條船,逶迤前進。該吃飯時,停船上岸找飯館吃飯;過上一、兩小時,船會在江中的無人沙洲停靠,女眷們進入蘆花蕩方便,周圍天高雲淡,鬱鬱蒼蒼,兩岸田舍依然;晚上船會在某一縣、鎮停下,乘客上碼頭找小客棧過夜。

我們的船經過衢州、金華,金華燒餅給我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別處的燒餅是圓形或長方形,金華燒餅是不大的正方形,而且裡面揉進了梅菜乾,有一種特殊的風味。一九四五年我十三歲,初嘗美味,以後每過金華都要溫故而知新,把它介紹給在北方長大的兒輩。

二○一○年回國,到金華停下,看望老友駱有法,他贈我兩大盒包裝精美的金華燒餅,使我對它的體驗達到新高峰。

我們船所經過的水道,在不同的地段有不同的名稱,從玉山下船,轉入衢江,這是錢塘江的南源;過蘭溪,和從安徽流來的北源新安江合流,水勢驟然增大,河道開闊,河流的名字變成桐江,到了桐廬一帶叫成富春江。

元代大畫家黃公望八十歲以後就定居於此,畫成傳世名作「富春山居圖」,近年該畫成了兩岸交流的熱點。

很快船進入七里瀧,江面非常開闊,水色澄清,景色十分優美。可是,船工警告我們,那裡局勢不平靜,聚嘯山林的好漢甚多,於是全船婦孺陷入恐慌,戰戰兢兢看著兩岸,生怕哪裡殺出一隊嘍囉,喝令我們停船,嘴裡唱著: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有人從此過,留下買路錢。

➤➤➤坐江山船去杭州(下)

日本

上一則

張大千潑墨潑彩 領銜蘇富比、佳士得香港中國書畫春拍

下一則

最好的保安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