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55萬人確診 32%民眾完成接種

拜登提出「凍結疫苗專利」 有利全球?讓利中國?

電焊手套毛皮鞋

天氣日趨漸暖時,我的心海又泛起感激的浪花:半個世紀之前,母親精心縫製的兩雙電焊手套毛皮鞋,曾讓我歡欣風光了幾度春秋。

上世紀七○年代初,東北民眾生活普遍清貧困苦。我家因父親一人上班掙錢,五個子女中四個為禿小子,且整日索要吃喝穿戴,致使七口之家淪為大雜院及小街的貧困戶。

因為家境貧寒,我從上學時起,春夏秋三季幾乎都腳穿解放黃膠鞋。而一些家境尚好的同學,則跟隨季節,適時穿上球鞋、大邊鞋及翻毛鞋。我目睹後,常常羨慕得不得了,不經意時還流露過祈盼之語。這讓母親心中頗為愁苦:全家人吃飯都是問題,哪有財力顧及兒女穿鞋戴帽呢?

但陽春三月的一天傍晚,父親下班拿回幾套積攢的勞保手套,其中還有一副長袖電焊手套,母親瞧後露出笑容:「這長袖手套可以縫製毛皮鞋呀!」於是,母親笑呵呵地對我說:「媽給你做一雙翻毛皮鞋。」

為讓首雙毛皮鞋舒適美觀,母親先找來一雙舊大邊鞋拆下鞋底,按我的腳板尺寸裁好,之後把電焊手套長袖剪下,做成兩個鞋幫面,並將毛面翻在上面。接著又裁剪一雙比鞋底小一點的鞋墊,找來一塊襯布貼到鞋幫裡側,在鞋幫口處鑿出鞋帶眼,最後,拿起錐子、棒線縫製起來。

經過幾日精心縫製,淡黃色電焊手套毛皮鞋製成了。我穿在腳上,美得差點湧出鼻涕泡。連跑帶顛奔往學校,途中同學目睹連聲追問:「這鞋太漂亮了!在哪兒買的?」我喜滋滋地回答:「我媽給我做的。」同學接著讚嘆:「你媽手真巧。」

從此,我精心穿起了這雙毛皮鞋。當然,除了上學外,但凡參加學校和班級各項運動,或邂逅陰雨天,我都事先換上黃膠鞋,進而使翻毛鞋一直嶄新如初。

只是沒想到,我的雙腳卻在悄悄生長,轉年春季再穿時,已經明顯感覺雙腳擁擠憋屈,但我仍不聲不響默默忍受。其因是害怕母親聽到鞋小擠腳話語,讓我將毛皮鞋送給大弟。

在我如此愛護毛皮鞋,其結果不多日兩腳前幫雙雙被頂開線,我發現後還是緊閉雙唇、默不作聲,自己找出針線悄悄縫上。

這吝嗇的舉止行為,哪能瞞過母親的眼睛呢?一天,母親又拿出一雙大邊鞋底和一雙黃色電焊手套,對我說:「我現在再給你縫製一雙毛皮鞋,你把腳上穿的給你大弟吧,要不會把雙腳擠壞了。」

又是連續兩天不停縫製,母親把第二雙電焊手套毛皮鞋交到我手裡,至此我才戀戀不捨地將擠腳的毛皮鞋給了大弟,大弟又精心穿了一年多之後,毛皮鞋底裂開了,不得已送給了廢品收購人員。

人們常說,人生皆有幸運之事。的確,我之幸運是在純真無邪、充滿憧憬與夢想的少兒時期,享受到母親的特別關愛。母親獨具匠心,精心設計縫製的兩雙電焊手套毛皮鞋,讓我在生活困窘的年月,既高高興興、風風光光歡度了四載春秋,更從中體驗到少年時光的美好與幸福。時下,年逾花甲,身居海外,回眸少兒往事,我心中又湧出無限感念,思念起天堂中的母親。

上一則

現場演出回歸紐約市 業者:容客量低仍難生存

下一則

疫苗得來速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