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慈母照顧癱兒 34年不離不棄

趙小蘭:亞裔應獲得尊重 而非承受「滾回中國」侮辱

用水往事種種

水是人類生存不能缺少的重要因素,水可供飲用,灌概稻田、菜園,形成縱橫的水網,可運送各種商品、器材。

我在農村居住生活時期,村前一千米有波濤洶湧的潭江,灌入四周小河道,可灌溉稻田、水塘。本村前方的水塘就是靠潭江灌入的水而成,由於村民經常在水塘邊洗擦糞桶、雞籠、洗衣服,塘水嚴重污染。故在水塘旁另開一口井,在井前沿石級下去打水,我就是在此井挑水作盥洗用水。因河水混濁且有泥味,不宜飲用,挑水靠一根扁擔、兩個水桶,挑水需要力氣,又講究技巧,光靠蠻幹,必定吃力不討好。

到了井邊,先右後左,打滿兩桶水後,然後挑起行路,肩上的扁擔要分力均勻,曉得轉膊,行起路來才能穩重,水不會外溢。對這種混濁的河水,使用裝有打碎明礬的有小洞竹桿在水缸內攪動片刻,不久水就會變得清澈,但仍有泥味。

至於飲用食水,則到村後三百米的自動噴井挑水,此井無井欄,打水時要非常小心地把水桶提上來。井水清涼透澈,清甜爽口,可用作泡茶、煮飯、煲湯用。

我家後院牆內,自掘一口井,井水有異味,不宜飲用,但可以淋灑園內所種花果樹木、青菜等植物。為了打水,特在井旁豎木架,裝上轆轤,其上繫粗繩,取水時先把鐵桶放下去,待灌滿水後,拉動轤轆上升到井口取水作灌溉用。

爾後到縣城讀高中,校門口建有水泵房,把水抽送到後山上一個小水塘內儲存,然後安裝大小不一的輸水管,把水輸送往宿舍的衛生間、盥洗室、學生膳堂、辦公室、涼亭等處。我在此處就讀期間,用清涼的自來水洗澡,很舒服,上衛生間也沒有農村糞坑那種難聞的臭味。

有的學校建在平地,則用混凝土建造一個二十米高的儲水塔,利用水往低處流的原理,通過輸水管把水送往校內各處房舍。

到了大城市廣州上學,這裡建有宏大的自來水廠,還有觀音山頂的巨型水塔,一般四層高樓用水不成問題,學生宿舍每層都設洗澡間,獨立衛生間,用水非常方便。唯獨我家居住的四層舊樓,樓齡六十多年,當年所安裝的小號水管,管徑小,加上內壁生鏽,管腔更加狹窄,水流不夠暢通。

到了傍晚,大伙轉開水喉洗菜、煮飯時刻,那時科技不及現代,水壓不足,水源就難以泵至最上層用戶,所以就有人大叫:「樓下關水喉啊!」的呼叫。

最慘是在洗澡,洗頭剛抹上肥皂時卻斷水,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被迫乾洗,待水源恢復後再行清洗。後來我為了避免重蹈前人覆轍,買了個大瓦缸儲水,以備不時之需。

誰都不會否認美國生活的現代化高水準,尤其在紐約這樣的世界著名大都會。可是別忘了「天有不測之風雲」這句俗語,意外誰也躲不了。

在二○一二年十月底,颶風珊迪襲擊紐約,除人員傷亡,房屋倒塌、水淹外,還發生大面積斷電、斷水。我家居住的大院地庫被嚴重水淹,破壞了供電供水設施,暖氣爐也慘遭破壞,凍到要穿棉衣棉褲睡覺。

無電靠點蠟燭照明,最慘是無水,要到地下用水桶接水,然後提著水桶沿樓梯走上十樓自宅,搞到滿頭大汗,筋疲力竭;子女分別從皇后區、布碌侖趕來幫助提水,裝滿所有容器,並買礦泉水支援。大院管理當局經過約一個月搶修;最先恢復供水、供暖氣,最後才恢復供電。

紐約 大都會 美國

上一則

畫如其人?

下一則

蝦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