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92萬人確診 36.7%民眾已完成接種

SAT、ACT成績 加大將不再列為錄取與獎學金考量標準

《老照片說故事》我的記者夢

作者50年前參加台北英文中國郵報發行人余夢燕女士舉辦的燕京英文新聞研習班,與女學員和余發行人(站者左三)合影。
作者50年前參加台北英文中國郵報發行人余夢燕女士舉辦的燕京英文新聞研習班,與女學員和余發行人(站者左三)合影。

這張照片是五十年前、我大四畢業那年,參加台北英文中國郵報發行人余夢燕女士舉辦的燕京英文新聞研習班,與女學員和余發行人(見圖,站者左起第三位)合影。

當年新聞界曾流行個笑話,有記者訪問剛下飛機的外國貴賓,對台灣的印象如何?對方無可奉告,只好回答:「So far so good」,沒想到記者竟翻成:「台灣是如此遼闊,如此美好。」還有記者把blood culture(血液培養)翻成「血液文化」,可見當時記者的英語水平。故此余女士開辦燕京英文新聞研習班,由各大報社和廣播電視公司公費贊助記者,來磨練英文採訪、報導和撰寫社論的技巧。另外開放十個名額,給通過甄選的自費學員。

我因為學非所好,又曾聽說醫療記者應取材有醫學背景、商業記者取材有商業背景的人,才能做深度報導,所以早就考慮改行,希望從事文字或廣播記者;報考面試時,一個懂中文的美國教授,拿著聯合報的頭版,叫我口譯一篇有關軍事演習的新聞,我清楚記得,翻出maneuver時,他狀至驚訝。

受訓期間,能夠跟心目中的無冕王共聚一堂,聆聽毛樹清及大學新聞系的客座美籍教授,講述新聞史上的事件、新聞職業道德、社論撰寫及報導技巧,比起我在學校修的微生物學或組織學等,確實是一大享受。

多虧這張結業證書,讓我後來能參加中廣公司海外部記者甄試,除了中英文筆譯,錄音室播報新聞和一長串破音字成語外,還坐壁上觀,蘇姓美女記者採訪余光中教授後,當場寫篇採訪報導。結果正取兩名都是字正腔圓的現職記者,我名列備取第一,還以為先返鄉教書後,再靜待通知,可惜不久中廣因經費縮減,裁員改組,我的記者夢也就化為烏有了。

台灣 美國 中國

上一則

情是何物?

下一則

湖畔春行早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