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台第2場供應鏈對話 擬於8月底前舉行

美國實際染疫死亡恐逾90萬人 佛奇:官方數據少算

上海的閱報欄

講起上海,人們一定會想起過去的「十里洋場」。現在的上海已擠進現代國際大都市行列,但只需稍加注意,在一些居民住宅區弄堂口、商業街口、公園門口、高樓大廈背後,還能看到上海特有的閱報欄。在民國時期上海就有閱報欄,至今也有近百年歷史。小小閱報欄似乎巳成「上海海派文化」和「上海小市民生活」一道特有的風景線。

七○年代至八○年代可謂是上海閱報欄鼎盛時期,南京東路近江西中路的閱報欄是全上海最長的閱報欄之一,差不多有十多個閱報玻璃窗,緊貼沿街墻上。這裡報紙種類最多,不僅有上海「解放日報」、「文匯報」,還有北京「人民日報」、「經濟日報」、「工人日報」等,每天早晨八時左右郵差就會把飄著油墨香味的報紙送至大街小巷指定地點。派報員把報紙貼上閱報欄視窗上,一批批忠實的老讀者蜂擁而至,閱報欄前人頭攢動,爭先恐後地一睹上海的當天新聞。

當年,上海報紙是大張開面,每天出四大版。上海閱報欄一般設有四個玻璃窗,依墻而立;公園門口的閱報欄則設有二個玻璃窗,矗立門口附近,報欄兩面都可供閱讀。也有一種簡易閱報欄,由鉛絲編製成報夾,往馬路電線杆一掛,讀者可任意翻閱報紙。還有一種是牆上釘上一塊木板,把報紙用圖釘固定在上面。

那個年頭,上海以「解放日報」、「文匯報」兩大報為主,而深受小市民歡迎的「新民晚報」竟因其新聞言論的尺度過大,較長一段時間被打入「冷宮」,一時間上不了閱報欄「排行榜」 。直至一九八二年元旦,闊別讀者十五年之久的「新民晚報」才得以重見天日,上海街頭又響起「夜報、夜報,新民夜報,夜飯吃飽」的熟悉吆喝聲。

由於我喜歡舞文弄墨,常為報紙撰寫雜文,也每天光顧閱報欄,先瞄一下版面,看看有沒有自己寫的文章。如發現有,我便擠在人堆裡站著讀報,時間就會久一點;我仔細讀文章,然後再到報攤買一份當天報紙留存。久而久之,我成了閱報欄前的常客,儘管有時閱報欄前人「裡三層外三層」地爭相閱讀,但這種「站著讀報」 的方式頗具人氣。冬天人們可邊曬太陽邊看報;夏日又可邊乘風涼邊讀報。再說,擠在閱報欄前「軋鬧猛」 (看熱鬧)者多數是中老年人,喜歡一邊看報,一邊高談闊論,談論著國家事、天下事,在這裡確實能聽到民眾的聲音。

我上海老家弄堂口不遠處也有一個閱報欄,也是我以前常去讀報地方。負責貼報的吳老伯貼報已有三十多年了,風雨無阻,天天一早便把報紙貼上閱報欄。不料,有一天,閱報欄玻璃窗被人打碎了,報紙也不見了。第二天,吳老伯就用圖釘將報紙訂在板上,供大家閱讀。後來,他乾脆自己掏腰包,花錢買鉛絲編了個報夾,掛在弄堂口公用電話間旁,方便人們長久閱讀看報。他說,這報紙畢竟是人們的「精神食糧」啊。

北京

上一則

中央公園的人像畫家

下一則

壞脾氣的烏鴉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