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郵:川普是否履行捐出總統薪水承諾 儼然成謎

東奧/網球年度金滿貫夢碎 約克維奇4強不敵澤瑞夫

推廣良種多分油

春風送暖,油菜花開,城外的田地、山坡上到處金燦燦,許多遊客在拍照。遠觀此景,也許我跟大部分的人心情不同,我除了欣賞美景之外,頭腦裡湧現的是種油菜、榨菜油和分菜油的場面。

現在,我們燒菜常常注意的是不能多放油;而以前呢,是沒有多少油,特別在我們皖南山區,山多地少,食用油就更少。四、五十年前,家鄉的食用植物油主要是菜油,大部分田裡就種一季油菜。由於是土油菜,歷來長勢不怎麼好,稈子矮瘦,莢子細小,產量較低,每畝約平均一百一十斤,由此菜油也就少了。

一九七三年春,我高中畢業回鄉勞動。大概是七月的一天,隊裡分菜油,我進一步瞭解到本生產隊人口油是菜油一點五斤,豆油更少,只有半斤左右。一年兩斤植物油,就是壯勞力工分多些,其他工只分約一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還攤不到一錢油啊!勞力少,人口多的人家就更不要談了。

碰巧,沒多少日子,區農技人員下村來調查種桑養蠶情況,我跟他們說到油菜的事情,一個叫老宋的說:「現在正準備推廣種植勝利油菜,可以申請區農技站去搞些種子來試種試種」。過後,我向隊長做了匯報,隊長回答:「是要搞些新品種來,提高提高菜籽產量,你跟區站的老朱聯繫聯繫。」

我到公社裡,給區農技站老朱打電話,詢問勝利油菜情況。老朱告訴我,勝利油菜這個品種,在全國各地已種了好多年,一般能增產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五,「你們要試種的話,就先定個十畝吧。」

隔了兩個月,我借個自行車專門騎去區裡一趟,拿來勝利油菜的種子,還有如何種植的資料。那年寒露後,隊裡安排了小河邊的十畝田,把勝利油菜籽播種。我和一個老農,負責管理,其實也沒什麼多大的事,與其他的油菜田管理幾乎是一樣的。

不過,我們經常去看護,多除了兩遍草,冬天多澆了一次壯苗的水糞,春天開花前撒了點化肥。這勝利油菜長勢跟土油菜不同,長得高、粗壯,莢長大渾圓。收割前,老朱來了,看了滿意,說每畝增產百分之二十沒問題,但也提了建議,說株距稀了些,可以適當密植,能夠達到增產百分之三十。

老朱的眼光不錯,這十畝勝利油菜單獨收割、晾曬,幾個幹部到場秤乾菜籽的,我作了紀錄,共一千三百四十斤,平均畝產一百三十四斤,增產百分之二十二;而且,菜籽粒看上去比土種的略微大點,飽滿一些。有兩樣菜籽的對比,有具體數字擺在那兒,幹部們高興,社員們服氣,都說下半年再種油菜,都種這勝利品種的吧。

於是,一九七四年下半年,我隊能種油菜的田,總共一百二十畝,都種上了勝利油菜。間苗時要求適當密植,保證在單位面積上有足夠的株數。當然,也加強了管理,主要措施是底肥足,在播種前就撒了一遍豬牛糞,後來又是水糞,又是追肥,保證了肥力。到了一九七五年四、五月,這勝利油菜長勢喜人,秸稈比人的指頭粗,比一般人個子高,莢長飽滿。五月中旬收割油菜,社員們就在計算著菜籽能多收多少,菜油能多分多少,真是喜上眉梢,高高興興。

誰料到,才攤在田裡曬了兩天,不幸遇下三天雨,全體社員心急如焚,真怕油菜秸稈發霉發黑,怕菜籽發芽啊!第四天沒雨,大家都準備工具,在家裡等。上午,老天開了眼,太陽出來了;隊長通知,吃過早中飯都去打菜籽,哪怕天黑也要把菜籽打完。那天,可以說所有人都拚命做,菜籽全部挑進倉庫時,保管員早已點上桅燈。後來,

菜籽曬乾、搧乾淨、過磅秤,平均畝產接近一百三十斤。當年,我們隊裡人口菜油每人兩斤,看上去數字還是低,可相比往年,每人多分了半斤!分菜油那天,看到大家喜氣洋洋的樣子,我的心裡自然也喜滋滋的。

因為自己積極參與了勝利油菜的推廣工作,播種、管理、收割、打油、分油的各個方面都沒有缺席,而且,當時專門寫了幾篇廣播稿給公社和區廣播站的,所以一些數目字記得很清楚,至今都能回憶起來。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