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東京奧運獎牌榜 中國2金暫居第一

東奧/中國第2金出爐 侯志慧舉重破奧運紀錄

《老照片說故事》情報官蒙古

一九八一年春節和好友林晉弘攝於金門。
一九八一年春節和好友林晉弘攝於金門。

當年的「虎軍」XX野戰砲兵營情報官林晉弘中尉是我的軍中好友。他和我所建立的袍澤情誼,即便已經過了四十餘年,如今回想起來仍然覺得十分溫馨。

林官當年自砲校畢業之後立馬被派往金門,雖然才下部隊,經驗還未累積,上面仍然派他在一次演習中擔任前進觀測官。一般對於砲兵前觀的基本要求是,第一發試射,第二發調整砲彈於觀目線上,第三發在五十米夾差之後要能夠進行「效力射」。不知道怎麼搞的,林官在那次演習時竟然把砲彈修成了「不見彈」,砲兵的術語就是砲彈不知道打到哪裡去了?

當時在現場督導的砲指部作戰官馬上下達「暫停射擊」的命令,然後朝著林官的觀測位置走來,一邊走還一邊碎碎唸,不知道在說什麼。等到他走近了,林官才知道這位老革命嘴裡說的是:「你給我賠,你給我賠!」因為林官把砲彈給修不見了,老人家覺得很不甘願,要林官賠償國家一百美金一發的砲彈。那一年砲兵少尉的林官,還不到二十歲。

林官在讀軍校之前畢業於樹仁醫校,擅長處方調劑,加上他的父親在高雄開了一間國術館,因此也學會了針炙推拿等功夫。不知道是否因為他的醫學背景再加上那次修正砲彈的烏龍紀錄,從此之後他的綽號就被叫做「蒙古(大夫)」。

我那年剛到金門時是個菜鳥,什麼都不懂,多虧林官在我受到委屈時多方鼓勵。他在升上中尉之後回到台灣的情報學校受訓,受訓完畢之後職務調整,擔任第一連的副連長。我藉著職務之便常常去第一連督導,同林官及謝連長建立了非常好的友誼。

我們從金門移防回台灣之後,林官就被調到營部擔任參二情報官,和我這個參三訓練官睡在同一間寢室,朝夕相處。我們密切合作打了一個師對抗演習,之後督導部隊的阿兵哥協助中央電影製片廠拍攝了「辛亥雙十」這部慶祝建國六十周年的電影,在我退伍之前還一起去了南投縣的集集幫助農民們割稻。

大約在一九九二年,有一天我接到一通從台灣打來的電話。才剛「喂」一聲,就聽到林官和謝連長大聲地說:「射擊任務。」

「射擊任務」,我不經意地反射式複誦,説完之後電話兩邊的人都笑了,因為只要當過砲兵的人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二○○五年的八月二十九日,紐奧良發生了卡崔娜颶風之後的大淹水,我們家被淹到了天花板,整間屋子都是爛泥,以致無法找到電話號碼本子。

我在二○一九年回到台灣探親時,特地去警察局請求幫忙查詢林官的電話,無奈因為「個資法」的緣故,警方愛莫能助。這麼多年過去了,不知道老友蒙古的日子是否過得還好?

台灣 電影 警察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