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小學血案生還者:槍聲不斷 全班沒人敢尖叫

國殤日烤肉季 牛雞價創新高 熱狗、漢堡包、番茄醬也漲

《老照片說故事》與總統府為鄰

當年進總統府拜完壽,攝於府前階梯上。
當年進總統府拜完壽,攝於府前階梯上。

在台北第一女子高中(北一女)就讀的三年,有考不完的試,做不完的功課,壓力極大,但學校位置很好,提供我們苦中作樂的環境。學校斜對面就是總統府。我班三年都是在總統府廣場旁邊的光復樓上課,每一行座位由右至左定期輪轉,輪到依傍窗邊而坐的日子,我感到特別愉快,如同籠鳥飛出禁錮,海闊天空。

雖然形體依然滯留在教室內,但聽課中我不時偷偷瞄向窗外,神思就這樣飛了出去,在開敞的廣場上盤旋。跟著換崗的一列衛兵走向總統府,明晃晃的槍枝倚著筆挺的胸膛直立,和他們臉上冷肅的神情一樣英氣照眼。在總統府大門前,兩列衛兵行過換班儀式,值班完畢的一列衛兵並未鬆懈背脊,仍然英挺換發地走過廣場回到營地。

那時台灣邦交國還不少,常常有新任大使呈遞到任國書,此時,總統府前的台階就會鋪上迎賓的紅色地毯,迎賓儀式也讓我不時偷瞄,一面還要小心別被老師注意到。七○年代的總統府,一年一度僅有十月三十一日總統蔣公華誕那天,才在一樓設置壽堂,開放給民眾致敬。

北一女學生近水樓台,自然想登堂入室去看看我們的鄰居,下課後多走數十步,彎進總統府拜壽。每一年壽星公皆避壽去了,我們不會見到他老人家,可絲毫無妨我們的興致,能夠進入天天照面卻不得其門而入的神秘政治殿堂,即使只看到一樓的一座廳堂,也夠興奮半天了。

拜完壽,我們便在總統府前的階梯上,排成V字形攝下一張照片,感覺自己成了總統的嘉賓。

一年中其他的日子,學生們走過寬達數百公尺的總統府前廣場上下學。放學了,女生們就像一群鴨子從關了幾小時的柵欄內釋放出來,嘰嘰喳喳急著把憋了一天的話講完。

每年十月,既逢十月十日的雙十國慶,又有十月三十一日的總統蔣公誕辰,總統府廣場上擺設了大盆大盆的鮮豔花朵,寶裡寶氣的姚同學將臉湊到花前擺個姿勢說: 「人比花嬌!」而專門和她唱反調的林同學馬上冷冷回道:「花比人豔!」嘻嘻哈哈好不熱鬧。

一過廣場,進入氣氛截然不同的花花世界,那裡有小橋流水、亭台樓閣,是可以散步怡情的新公園。衡陽路入園處的公園號酸梅湯和三色冰淇淋價廉物美,為學生最愛;沅陵街的城中市場有肉羹米粉之類的台式小吃;桃源街的牛肉麵湯鮮濃肉嫩腴,是川式口味;或在萬國麵包店買一只剛出爐的咖哩餃,然後才跳上公車回家。

遇上剛考完大考,可以稍喘一口氣的黃道吉日,我們會逛逛重慶南路的書店,欣賞衡陽路上琳瑯滿目的綢緞布料女裝女鞋,去中華路的第一百貨公司開開洋葷,如果能進入西門町電影街看一場新上演的電影,回家都會笑著入睡。

對當年的我們來說,總統府隔開了兩個世界:北一女這邊是法院、氣象局、女師專、女師附小,環境樸素端敬。三年中,我們在尼姑庵式的北一女矻矻啃讀,生活的色調多為黑白。幸好有廣場另端的紅塵繁華,不時為清純華年抹上幾筆明燦色彩。

電影 台灣 邦交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