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50萬劑莫德納疫苗20日抵台 AIT:美對台的承諾

紐約市長選舉合縱連橫? 楊安澤、賈西亞聯袂競選 周末衝刺同拜票

《老照片說故事》母親的珍品

二小片繡了鮮花小鳥準備做荷包的 ,畫有黑色的裁剪線的繡花荷包彩緞料。
二小片繡了鮮花小鳥準備做荷包的 ,畫有黑色的裁剪線的繡花荷包彩緞料。

這是一對八十多年前手工縫製的錢包,一張手工抽紗的白手絹,二小片繡了鮮花小鳥準備做荷包,還有畫有黑色裁剪線的繡花荷包彩緞料,卻尚未完成繡花荷包。這是我母親珍藏在箱底的幾件物品,也是我用以懷念我慈愛母親的紀念品。因為這幾樣小東西裡,有著一段年代久遠的故事。

母親出身於一個書香世家,但不幸的是,我外公不足三十歲就病逝,留下二個年幼的女兒和年輕的妻子。因家道中落,外祖母一直守寡,為人做針線活養家;而大女兒從小體弱多病,僅在家跟著我外婆做些女工,由外婆教些文字。二女兒即是我母親,她從小像個男孩,為人豪爽愛打抱不平,也未曾纏足。辛亥革命後她大約九歲,縣裡創辦公學,她成為全縣第一批上公學的女生之一。

常聽我母親回憶當初她讀書的情況。每天一大早她就得步行三十里路去縣城上學,放學後又要步行三十里回家;因家境貧寒,一日只能吃了早餐去上學,要下午走回家才能再吃一餐。母親說不管吹風下雨她都不曾缺過課,而且年年都在年級前三名,因為前三名的學生可以得到免學費的獎勵 ,因而她一直到小學畢業都未付過學費。可以想見她讀書是多麼的努力,小小年紀有如此毅力實在不易。

十五歲小學一畢業,她馬上被本鄉聘為小學教師。據她說當時民國政府正進行掃盲運動,號召婦女識字。她白天教小孩,晚上在掃盲班教比她年長的大姐大嫂大嬸們讀書識字,也鼓勵她們放小足反封建。

一次,聽母親說當年她領著族裡的婦女反封建的事。那年頭祭祖時,婦女是不能進祠堂的,那一年在她讀中專時放寒假,號召並帶領族裡大部分婦女在祭祖時也邁進了祠堂。這激怒了族中長老們和族長,他們商量第二天要抓我母親沉豬籠示眾。幸好有人報信,幾個表哥連夜護著她逃到縣裡親戚家,第二天一大早我母親就逃回在另一縣城就讀的學校。緊接著我外婆帶信讓她千萬不要回去,從此到她去世都未再回過故鄉。

我母親常告訴我們,她這一輩子最感到遺憾的是我外婆和姨去世,她也不能回去奔喪。但是她年年都捎錢回家鄉請親戚為我外婆和姨上墳。母親的家鄉並未忘記她,文革後八○年代後期,她家鄉重修縣誌,我母親作為她家鄉第一批女權運動家及教育家被收入了縣誌。

二小片繡了鮮花小鳥準備做荷包的 ,畫有黑色的裁剪線的繡花荷包彩緞料。
二小片繡了鮮花小鳥準備做荷包的 ,畫有黑色的裁剪線的繡花荷包彩緞料。

多年來我母親一直忙於讀書工作,從未學過女紅。她姊姊一針一線為她準備一套嫁妝,可惜的是,母親還未結婚前,外婆和姨便先後仙去,嫁妝尚未縫製完成,那二小片準備做荷包的彩緞,也永遠定格在那尚未完工的時刻。我母親珍惜地把它們保留在身邊。

母親去世後,我也飄洋過海來到地球另一端。雖然三十年來東遷西搬,但我也一直保留著這幾件我母親珍藏的遺物,因為它們包含著濃濃的親情和無限的愛。

教育

上一則

班克西畫作 1675萬英鎊賣出 捐英國民保健署

下一則

春天的功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