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看世界/紐西蘭總理哈佛談禁槍 全場起立鼓掌

新冠疫情延燒兩個寒暑 共存日子還有什麼可期待?

兒時特愛放風箏

春天來臨了,看著髮小同學傳來的季節信息,我的思緒又飄向了大陸東北家鄉,思憶起兒時癡迷製作、放風箏往事。

上世紀六○年末七○年代初,我家居住遼寧撫順城區,此時,不光當地經濟落後,百姓生活困苦,就連一年一度春天也總是姍姍來遲。已經進入陽春三月了,可遠處的山崗田野仍被冰雪覆蓋,近前依然是寒風凜冽,冰冷刺骨。即使是這一時節,我和幾個不知愁滋味的小伙伴,過完正月十五元宵節之後,便開始爭先恐後製作起風箏,隨即一同捧著做好的風箏,奔向家鄉母親河渾河堤壩,把蟄伏一個冬季的心靈連同美好憧憬,放飛送入天高雲淡的蒼穹。

我們做的風箏都十分簡單粗糙,是用家裡竹筐上的幾根竹條,綁成「八卦」、「方塊」、「五星」、「太陽」等風箏骨架,之後糊上白紙或彩紙,抑或貼上一張掛曆大美女,下端繫上一個長布條尾巴。

為了躲避刺骨的風寒,我們把風箏放飛後迅速疏散開來。有的貓在土丘後,有的趴在朝陽的沙堆旁,還有的乾脆把風箏線板纏到近前的小樹上,自己跳進一個小坑裡。而後人人揚起頭顱,睜大雙眼,觀瞧各自飄飛的風箏,或是眺望北歸的大雁。天天如此,樂此不疲,每年都開心地玩樂到暖風勁吹、百花競相開放。

其實,我們的風箏雖然飛起來了,但大都因放線短而沒有抵達心中希冀的高度。為了擁有更長的風箏放線,我和兩個家境困窘的小伙伴悄悄實施了偷盜搶行動。

我先趁著母親不注意,偷走兩個半軸縫紉機線,尋一無人之處將兩軸線合纏為一股,續接纏繞到風箏放線板上。不料,母親很快發現,不僅搶回軸線,還氣憤地賞我兩下笤帚疙瘩。家裡失手,我把賊心移到室外。一個薄雲遮日、四周灰暗的周日,我又召集兩個小伙伴溜進家附近一個建築工地,把正在砌築的牆體上的掛線一條條拽下來,回家後纏繞到各自線板兒上,使放飛的方塊、八卦等風箏上升了一個高度。

讓風箏飛的更高更遠,在這一貪婪意願驅使下,我和小伙伴兒隨後又幹了一件勾搶風箏線勾當。當時我家居住在一棟火炕樓內,是當地居民區中的最高建築,他人放的風箏常飄在小樓前後左右。我和伙伴們見此聯合製作一個長鉤桿,不聲不響爬上樓頂貓在煙囪後面。瞧見低飛的風箏,便迅速舉起長鉤桿,一只飛翔的風箏被迫降落下來,我們一哄而上,三下五除二把風箏線掠為己有。

依靠「偷盜搶」,我和小伙伴們把自己製作的簡易風箏,連同心中的志趣希望放飛到了藍天,遊蕩在白雲間。

放風箏,讓我們忘卻了貧窮年月的缺吃少穿、艱難困苦,淡忘了春季時節的青黃不接,乍暖還寒;放風箏,讓我們釋放了童稚心靈的高遠憧憬,飛翔意念,傾吐了矮小身軀的愜意舒爽,歡欣暢快!

時光轉瞬流逝近半個世紀,至今,兒時做風箏、放風箏的件件趣事仍時不時映現腦際,而且一如從前清晰如畫。

八卦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