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首提台海直批中國 拜登合縱連橫策略奏效

內唐亞胡魔法謝幕 以色列新政府挑戰高

老北京的麵茶

北京的麵茶,跟茶葉無關,也不是一仰脖就能下肚的飲品,而是一種將帶有黏性的糜子麵熬成熱呼呼的粥後,趁熱淋上層薄薄芝麻醬做調料,再撒些芝麻鹽提味的吃食。

做麵茶,先得熬黏粥,還要達到「插筷子不倒,裹毛巾不滲」程度。這樣異常黏稠的粥,用勺子撈起來,沉甸甸地吃不住力氣,扣在碗裡,黏乎乎顫巍巍的像坨果凍。這種粥要能托得住淋上的芝麻醬調料,讓棕褐色芝麻醬和黃燦燦的糜子麵粥形成涇渭分明的反差;若是芝麻醬調料融到粥裡去了,就說明粥熬的還不夠火候。

也因為這個緣故,與吃「爆肚兒」或者涮火鍋時用清水調出來的麻醬蘸料完全不同,麵茶中的芝麻醬調料,要用上好的小磨香油將芝麻醬瀉開成滑而不脫的糊。舀起一勺試試,醬糊滴落下來能連成一條細細直線。

淋調料時,不用漏勺,就拿個普通的勺子像寫毛筆字一般,全憑手腕子的力道轉動勺柄,勺裡的調料隨著手勢的變化,順勢而下,如股涓涓細水,均勻地在粥的上面留下網格狀的花紋。

如果那年頭買麵茶的主兒,看到現今時興的用泡沫給咖啡拉花的場景,興許也能搞出些奇特的圖案來,吸人眼球。最後,撒上的芝麻鹽做法簡單些,芝麻炒香後,加些食用鹽,用擀麵杖擀成顆粒細小的芝麻碎即可。

在老北京的飲食中,麵茶是種飯吃爽了,再找補找補,溜溜縫兒的閒食。吃麵茶,講究在麵茶還熱呼呼的時候用嘴吸溜,而且吸溜的響動聲越大,越能說明麵茶熬得黏糊道地,因此,此起彼伏的吸溜聲成了麵茶鋪子的特色。再加上麵茶忌涼,熬粥的鍋要一直煨在小火上,不停地咕嘟。所以,吃麵茶的鋪子,總顯得比其他鋪子紅火熱鬧。

在這樣的地方,一碗麵茶下肚,撂下碗,拍拍肚子,吧唧吧唧嘴,嘬一嘬牙花子都算不上是種散德行的行為,反倒被認為是吃美了,完全放下了架子的體現。

外來的人,總把將白麵粉炒熟了,加糖、芝麻、核桃仁等碾碎成粉,再用滾開的水澆沖泡而成的茶點,叫做炒麵茶。遇上這樣「外行」的情況,老北京人總是顯示出愛有一搭沒一搭地的神態修正道:「剛來的吧!那東西跟麵茶沒關係,確切的名字叫做茶湯。」

先盛大半碗黏粥,淋上芝麻醬和撒些芝麻鹽後,再將黏粥加滿,最後,多淋一層芝麻醬和撒些芝麻鹽,這種做法,叫做「雙料兒」。

點這樣麵茶的主兒,神情多顯得與眾不同,看也不看掌勺的一眼,撂下句:「雙料兒。」就找地方坐著去了。不熟悉老北京土話的人,往往會被搞得一頭霧水,還以為鋪子裡來了位混江湖的主兒,說起了道上的黑話。

北京 核桃 咖啡

上一則

混醬腸粉

下一則

梅花不見了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