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衛生部:住養老院亞裔紅藍卡持有人 去年死亡率最高

西班牙特赦加獨領袖 輿論譁然萬人抗議

當年打雞血針

全球疫情肆虐,疫苗問世了,不少人積極接種,但也有人在徘徊觀望。說起打針,多數人心裡頭都有些怕怕,但如果說,現在要和你打補針,補補你的身體,那麼,心裡的反應就不一樣了。上世紀六○年代中期, 在大陸就曾吹過一陣打雞血針可以強身的旋風,一些好事者還用油印方式出了小冊子,說上海某地某人打了雞血針以後治好病,無病的身體更強壯云云。

這股風吹到了廣東的台山,有位鄉村醫生親自試一試,在家中養的小公雞身上抽了幾㏄的血打在自己的屁股上,不知心理作用還是什麼,他說他騎單車上班、爬山徑毫不費力。這一來,你傳我傳,小公雞的血有種神秘能量,不少人就捉著小公雞到醫院或診所去「打雞血針」了。醫院和診所都來者不拒,那時是文革年代,不好拒絕,我也曾試過打這樣的雞血針。

這股風開始時似飛沙走石、草伏樹搖的,後來卻又像「阿崩吹蕭」,不久就無疾而終了。

台山是華僑之鄉,毗鄰港澳,在一段比較長的時間裡,港澳僑屬也常託親人寄回一種叫丙種球蛋白的補針,打丙種球蛋白補針的風也吹了一段長時間。所以,打補針,人們卻樂此而心不怯。

防疫針的心態就不同了,不打,怕中鏢染病;打嗎,心理上總有那麼個怕怕的疙瘩。但防疫不是一個人而是涉及群體的事情。記得上世紀六○年代,廣東陽江發生霍亂流行病,而台山廣海漁港的漁民多在陽江閘坡等漁場捕魚,漁船一回到廣海,廣海就很容易成災區了。整個台山都緊張起來,每個鄉村的人都自覺組織起來,派人在鄉村門口設閘駐守,拒絕村外的人進入,我也曾回鄉探望老媽子而被盤問。

那時,最緊張的是廣海灣了,漁船一回港灣,就得讓所有漁民都接種疫苗。那時南灣漁港只有一個診所,醫生和護士等也不過十個人,打針人手不足,怎麼辦?當地政府想到漁民子弟學校的老師,於是,由我選了八位老師往南灣診所見習一個鐘頭,在冬瓜上面扎一下針實習,就算結業了。針頭不夠,就把用過的針頭磨一磨,再消毒一下,就奔向碼頭上前線了。

漁民們很有秩序地排成幾個行列,我為第一行列的漁民接種。排第一的是隊長,他對我打個招呼,因我曾隨他的漁船出過大海,大家互相熟悉;我微笑著點點頭,他露出了他那飽經風霜、黑黝黝的手臂,讓我為他在那裡扎針。我的天呀!我右手拿著的針頭在他的手臂上扎不進去,飽經風霜的皮又厚又韌,而我用的針頭又鈍呀!我狠著心,用力第二次扎針,進去了。

打進了疫苗,連忙迅速把針頭拔出。我知道隊長的手臂會很痛,我的心更痛呀!請原諒吧!那時的環境條件如此,只能大家一起承擔。

我看著對我微笑的隊長,健步回到他的船上,還向我揮一揮手。由於那時全民動員抗疫,所以台山也安然度過了危機。

目前,全球面臨疫情危機,要達到群體免疫,政府和人民必須群策群力,每個人在身體許可情況下都接種疫苗,並投入各項有益的防疫戰鬥中,相信群體一定能免疫,人類將迎接美好、繁榮康樂的未來。

疫苗 防疫 疫情

下一則

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