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轉向?傳尋求與中國高層會晤

美國血清研究:去年7月前確診黑數就有1680萬例

《老照片說故事》手機的故事

圖為我們家的第一代手機。中間是兒子的,右面的是我的。
圖為我們家的第一代手機。中間是兒子的,右面的是我的。

我們家使用手機比較晚,大概在二○○五年才買了第一部手機。記得二○○四年暑期回國探親,家人、同事、同學、朋友幾乎人手一機。姊姊看我沒有手機,還主動提供一部手機供我在國內使用。我拒絕了,理由是根本不需要。

後來兒子讀高中,參加學校管樂隊。每日訓練時間長,晚上經常有橄欖球比賽。多次問過兒子是否需要手機,總答「Not necessary」。所以買手機一事,就拖延下來。

直至有一年暑假,一日管樂隊訓練,清晨八時準時將兒子送到學校,然後直接去了健身房,兩個小時以後,又開車到菜市場買菜,回到家後,準備上網瀏覽一番,正好十二時去接兒子。不料,走進書房發現電話機上的紅燈閃爍不停,有十幾個留言,全部來自於兒子。原來上午的訓練取消,改到下午。留言從八時零五分開始,彼時已經十一時了。整整三個小時啊!

衝鋒般的速度,開車奔赴學校。心急如焚,腦海裡一遍遍回放同一個場景:諾大的學校,孤苦伶仃的兒子,獨自等候在校門口。安全嗎,有壞人嗎?

衝到學校,停車場空空蕩蕩,校門口寂靜無人。停好車,發足狂奔,衝進管樂隊平時活動的大廳,空無一人。在走廊裡迅速穿行,聽見一間教室傳來小提琴聲,便走進去想問問。一進去,唇已張,話未出,便看見兒子坐在一把椅子上,聽弦樂隊的同學們拉琴。心,一下子掉進了肚子裡。

兒子也一眼看見了我,笑瞇瞇地站起來,我趕緊抱抱兒子說急死媽媽了。母子倆邊說邊往外走。我道歉說等急了吧;兒子說一開始著急,一會兒就出門去看看媽媽來了沒有。後來聽他們拉琴,就忘了。

那天,先生一回家。我就宣布必須買手機了。如此這般一說,先生也甚是心疼。

那個周末,全家人一起去了手機店。我和先生選了最基本的款式。讓兒子挑一款他最喜歡的。兒子便挑了一款深藍色的,比我們的稍微貴一點。售貨員說你這兒子還挺會省錢,以為他會挑最時髦也最貴的那一款。我問兒子是否想要那個。兒子回答「Not necessary」。回家後才解釋,他不想選那一款,是因為不喜歡他的手機是同學裡最惹眼的,「現在這款不好不壞,Just perfect」。

自此開啟全家使用手機的歷史。一機在手,確實方便多了,隨時可以聯繫。再後來,每隔幾年換一代手機。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現在應該是第五代了。每次選的手機,用兒子的話說Just perfect,不是最好最貴的,也不是最差最便宜的。功能強、實用、不惹眼,剛好。雖然人世間並無「just perfect」的選擇,但是力求保持中立;不奢求「not necessary」的欲望,著眼於適度需求。既不追求卓越,亦不沉淪平庸,凡事中庸,有度有節,不失為一種得宜的生活態度。

手機 健身

下一則

春天的功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