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砸32億元加速研發「抗新冠藥物」最快年底問世

金正恩:北韓必須對美做好「對話、對決」兩準備

《老照片說故事》我的姨父姨母

姨父與姨母的合影。
姨父與姨母的合影。

我的姨父姨母已經去世多年,二老生前對我疼愛有加、視如己出,這些年來姨父姨母的音容笑貌仍常常出現在我的夢境中。今年農曆臘月十二是姨母九十六歲冥誕日,臘月二十是姨父去世九周年的忌日。這些天我更加懷念疼我、愛我的姨父姨母。

姨父出生於一個富足之家,受過良好的正規教育,解放後參加了工作成為國家幹部。姨母年輕時標緻端莊,他倆的結合可說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他們婚後的生活美滿幸福,共生育了七個孩子(五男二女)。一家人和睦相處、其樂融融,連續多年被街道辦事處評為「五好家庭」,和諧的家庭令人羨慕。

不料,在上世紀六○年代初,因為姨父一句「錯」話,使這個溫馨平靜的家庭發生了極大變化。聽我母親說,姨父家的大兒子當年在東北服役期間,姨父曾說了一句「我是解放軍的爹」,這句話卻被人舉報說這是污蔑解放軍的話。為此,姨父被下放到開封市通許縣勞動鍛鍊十多年,這期間單位只給他發少量生活費。

面對沉重的生活負擔,姨母毅然走出家門參加搬運隊。每天除照料家務以外,還要從事非常繁重的體力勞動。聽姨母說,建設開封火電廠時需要大量沙土,每天她從南郊盧花崗拉一車重達幾百斤重的沙土到位於東郊的火電廠,來回幾十里的路程,一車沙土的運費僅僅是兩元人民幣。姨母起早搭黑,一天拉兩趟才掙到四塊錢。

有一天,母親在上班的路上,當她走到大南門裡的上坡路段時,遠遠看到一輛載著重物的架子車在緩緩地向前移動,卻看不到拉車人的身影。母親想助人一臂之力,她快步上前在車後用力往上推。等拉車人艱難地把車拉到橋頭平地,正要回頭感謝幫車人時,兩個人都怔住了。母親看到滿臉汗水的拉車人竟是自己的親妹妹,頓時淚流滿面……。這種艱難困苦的生活直到姨父落實政策返城後才得以好轉,姨父回到原工作單位並官復原職。

姨父的個性剛正不阿,以身作則。在他擔任單位辦公室主任時,曾主抓本單位職工分房要職。他這個多子女的家庭理在分房之列,但是大公無私的姨父硬把已分給自己的房子讓給了別人,當時孩子們對他這一做法都不理解。

姨父姨母對我母親非常敬重,姨母是我母親最小的妹妹,她們的父母在母親十八、九歲時先後去世,姨母當年才七、八歲。身為大姊的母親和弟弟妹妹們相依為命、艱難度日。後來我聽表妹說,姨母不止一次的對她們說:「你們對待大姨要像對姥姥一樣親,我小時候要不是大姊像媽媽一樣疼愛我、保護我,我早就凍死餓死了。」

二○○二年七月十七日,九十高齡的母親壽終正寢。姨母得知噩耗痛不欲生,整日以淚洗面長達半年之久。老姨父在我母親的葬禮上也是無限悲痛,老人家泣不成聲地說:「人說老嫂比母,我的老姊姊是娘啊……」在場的親友們無不動容。

姨父姨母晚年生活幸福、子孫滿堂,都是年近九十高齡去世。姨父姨母,我愛你們。祝願您們在天堂一切安好!

教育

下一則

傳奇女牛仔史詩級藝術收藏 紐約5月開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