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女師護童殉職 夫2天後離世 親友:心碎而死

多倫多學校附近有人攜槍上街 警射擊嫌犯 4校封鎖

在校辦工廠那年(下)

張、龍老師教木工課一絲不苟,還謙虛地說:「這是師父教徒弟,馬虎不得」。我插了句,「這是匠人教弟子,嚴師出高徒」。在場的學生都哈哈笑起來。

木工車間是兩間打通的舊教室,門上掛著「木工車間」的牌子,裡面整齊地擺放著幾張長條形木方凳,那是工作台,凳上安有加工木料的固定馬丁,兩位老師講解木工工具的使用方法,學員們自己實踐。

那時還沒有電鋸、電刨、電鑽等電動工具,全靠傳統工具操作,有斧頭、刨子、鑿子、魯班尺等。最有趣的是一個彎曲的墨斗,一頭裝有棉球的墨盒,另一頭是手搖轉動線輪,線從輪子轉到墨盒裡再出來,固定在要加工的木料上,用手指彈出一根直線。

還有一支竹片畫筆,在墨盒裡沾墨後,可以在木料上畫出要加工的線條。老師手把手教,我們學會了這些由祖宗傳下的技藝。學校裡的桌椅凳子、食堂蒸籠壞了,都由木工車間的學生修理。一次,靠椅斷了一根直梁,張老師站在我身旁,指點我用魯班尺、墨斗在一根粗木料上畫出加工位置,使用不同規格的刨子、鑿子,造出一根標準的椅梁,最後還教我用卯榫加固物件。

我對鉗工很好奇,但那是高中部的工廠車間,我們初中部同學還不能進去。我找到擔任車間主任的物理老師,跟著一位從工廠請來的五級鉗工師傅,學會了鉗工、電工,又學會了簡單的機械修理。「文革」後期,我在單位工作閒暇時,與同事去鄉村遊玩,順便學著為山民的生活用具修修補補,受到歡迎;我們吃了鄉民的臘肉,喝了鄉民的米酒,也收下了一點山民送的土特產。卻沒料到,運動來了,被定為搞「副業」,搞「資本主義」,受到批評,不久形勢變幻,又得以糾正,並得到「多面手」、「做好事」評說。

「校辦工廠」那年,我們學到不少工農業實踐知識和社會學問,同學們在作文裡寫出與各科相關的小論文,我的「西紅柿又紅了」獲得二等獎,方格紙寫的作文張貼在校園的公布欄裡,獎了一支鋼筆和一個精裝日記本。

煙雲過眼六十多年,當年的手藝如今都成了現代遺產。細細想來,那時的「教學與生產勞動相結合」的校辦工廠和農場,學校並不是要我們為學校賺取多少錢財,而是把書本知識用活了,學校在新的教育方針征途開闢出一條嶄新的路子。

➤➤➤在校辦工廠那年(上)

教育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