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94歲金山華裔婆婆遭刺傷 影像曝光 無人及時伸援手

第3針疫苗測試 他輝瑞混打莫德納「肩膀像被重拳打」

解放前學的老歌

一九四○年我八歲,母親把我從浙江農村帶到長沙和父親團聚,父親把我送進文藝小學讀書,旁邊就是湘雅醫院,我第一次見到高鼻子藍眼睛的外國人。下雨天體育課就在教室裡上,老師很年輕,給我們唱歌,提高我們的興趣;他唱起了「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風在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我從農村出來,但是這些抗戰歌曲一聽就懂,後來又學了「義勇軍進行曲」,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這些歌詞使我們心潮澎湃,痛恨日本鬼子,整個抗戰時期都是這樣的狀態。

抗戰勝利後,我進入杭州初中,滿大街的店鋪門口都掛著擴音箱,播放「郎呀,郎呀,我的冤家」之類的靡靡之音,我不喜歡聽此類歌曲;但是,周璇的「四季歌」很有情調,「春季到來綠滿窗,大姑娘窗下繡鴛鴦」,我還是喜歡聽。後來又在「三潭印月」偶遇周璇和馮喆在拍電影,更增添對她的好感。

初中時期,學了些歷史,家國情懷慢慢萌發,那時我特別喜歡唱「滿江紅」,那種怒髮衝冠、壯懷激烈的豪情很符合我們少年的心態,我還學會用簫吹奏它的曲調,自我欣賞。

初二時,我們的音樂老師馬紹常和英語老師戚麟征燕爾新婚,馬老師多才多藝,他教我們很多當時風行全國的、王洛賓的新疆民歌,如 「在那遙遠的地方」、「青春舞曲」、「可愛的一朵玫瑰花」等。這些歌傳達出西北各民族熱烈奔放的情調,很適合年輕人的個性,得到普遍的喜愛。我還在廣播裡聽過著名的美國黑人歌唱家羅伯遜演唱「在那遙遠的地方」,唱得別有韻味。

當時年輕記性好,這些歌我記了一輩子,唱了一輩子。唱起這些歌,就回憶起青春時代的快樂年華。

那時我也很愛唱劉雪庵作詞、黃自作曲的「踏雪尋梅」,歌中描繪出那一時代的鄉村風情令人神往,「騎驢灞橋過,鈴兒響叮噹」,唱著唱著,我彷彿正騎著毛驢、望著小溪的流水,嗒嗒嗒地過青石板鋪就的小橋。

到了一九四八年,社會生活風潮迭起。馬老師給我們教「古怪歌」,歌詞說,「板凳爬上牆,燈草打破了鍋啊」。

我們年紀小,不懂歌詞深意,只是覺得的確古怪,板凳怎麼會爬呢?燈草又輕又細,怎麼能打破鍋呢?其實它是諷刺社會無道,民不聊生。後來他又教了「朱大嫂送雞蛋」,歌詞是陶行知先生寫的,含蓄地描寫解放區的軍民魚水情,我們也不懂其中的深意。

後來馬老師又教我們唱「你你你,你這個壞東西」,歌詞譴責奸商囤積居奇,這種現象當時很普遍,廣大群眾對之深惡痛絕;我們只覺得罵得痛快,因為有時候米都買不到,清和坊的米店都被砸了,油條大餅價錢天天貴起來,個頭卻天天在縮小。

接下來,馬老師教了「團結就是力量」,歌曲鏗鏘有力。那時我們初中快畢業了,只覺得同學三年即將離別,就是應該團結,永不相忘。當時杭州發生浙大學生會主席于子三被害事件,他的墓就在城隍山上,離我們學校不遠。馬老師教了「五月的鮮花」,哀悼死亡的志士,歌詞悲壯。

到了一九四九年三、四月,他又教我們「你是燈塔」這首歌,當時學生運動風起雲湧,歌詞中說「年輕的中國學生們,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我們覺得就是如此。在唱此歌時,馬老師頗有意味地隨便提到「學生們」三個詞是修改過的,我們也沒有想出來原來是哪三個字,直到解放後才明白,看來我們當時政治上是很幼稚的,只是一群成天玩玩鬧鬧的大孩子。

一九四九年五月三日杭州解放,「東南日報」改名「浙江日報」,第二天就用紅字慶祝新時代開始。杭高的大哥哥大姐姐們來我們學校扭秧歌,我們開始學唱「解放區的天」了,同學們都感到新奇和興奮,不久我們畢業離校,我考上了杭高,開始了新階段。

美國 中國 電影

下一則

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希望」 呼應反歧視聲浪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