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老照片說故事》我的母親

作者母親抱著小弟,在台南開山路住家的門前,和弟妺們一同照了張相片。
作者母親抱著小弟,在台南開山路住家的門前,和弟妺們一同照了張相片。

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從南京遷都到台北,所有國軍軍隊都撤退到台灣,先父是國軍軍官,我一家也隨著先父到台灣,定居台南。母親抱著一九四九年在台南出生、還是嬰兒的小弟,在台南開山路住家的門前,和弟妺們一同照了張相片。那時我正在台南二中唸初中,不在相片裡面,看到母親慈祥的笑容,不禁想起母親坎坷又偉大的一生。

民國二年,也就是一九一三年,母親出生在浙西山區一個窮鄉僻壤、和父親不同的農村。那時正値滿清覆滅,民國初建,原本纏足的鄉下女子也不再纏足了,因此,母親的雙腳不是三寸金蓮,也不是正常的腳,看起來怪怪的。母親目不識丁,遵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了父親。父親是老么,母親入門之後,飽受長房欺凌,痛不欲生,曾經投湖自盡,幸好被漁夫救起。一九三五年,我出生後,方穩坐地位,那是因為農村重男輕女之風尚存。時値日寇侵華,家鄉淪陷,八十多年前,我年僅四歲,猶憶逃難之時,母親不顧一切維護我的安全。不久,比我小三歲的弟弟出生。

一九四三年,父親軍隊駐紮貴州都勻,父親函請舅舅護送我們母子三人由家鄉浙江江山前往相會。由江山到都匀大約一千多公里,當時交通不便,我們四人有便車便搭,不然就是靠走路;只記得走呀走個不停,那時我已經八歲,弟弟還小,走累了,母親便抱著他走,長途跋涉,歷經三個月才到都勻。

記得最後一夜,我們搭的是一列貨運火車,母親抱著弟弟,坐在冰硬的貨車地板上,夜深人靜,只聽見火車「匡噹,匡噹」的進行聲,黎明時分,終於到達了目的地。不幸的是弟弟年幼,由於營養不良,已經在母親懷裡斷了氣;我也因營養不良,腹部腫脹,母親喪子之痛,不言而喻。所幸翌年妹妹誕生,母親把她當兒子養,一直把妹妹的頭剃得精光。

母親雖然學識有限,卻是非常聰明賢慧,心算特別厲害,刻苦耐勞,勤儉治家,相夫教子,是位典型的賢妻良母,所育子女四人,不僅都在著名國立大學畢了業,也都在中外名校研究院獲得高級學位。想到母親懷中的嬰兒,不但已經以資深副總裁兼總精算師的職位,從保險公司退休下來,而且現在成了伯明罕華人教會七十多歲的長老,不覺驚呼:「偉哉!我的母親」。

一九七四年,母親因患癌症,仙逝於台灣鳳山,享年僅六十有一。

台灣 癌症 退休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