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不樂觀 世衛特使估:變種病毒將持續出現 有些很棘手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特殊公民

中國公民原本分為兩類,即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一九五○年代,國家規定糧、棉、油屬於一類物資,因一時短缺,供需不平衡,實行限量供應。全國人的戶口也就此分為了兩類:城市戶口和農村戶口。屬於城市戶口的人員,糧、棉、油由國家統一按計畫供應。一大半住在農村的人員,自己種的糧、棉、油,除了完成應交給國家的公糧和國家分配的餘糧任務,剩下的糧、棉、油就可以自己消費,這部分人員就叫農民,他們的戶口就叫農村戶口。

還有極少的一部分人,住在縣城的邊緣,以種菜為業,糧、棉、油實行限量供應以後。他們的糧、棉、油也由國家限量供給,但不算城市戶口,仍為農村戶口,供應的糧食不是成品糧,是原糧;比如麵粉,城市戶口的人供應的是白麵,他們供應的是小麥,但是供應的比例不一樣。

城市戶口的人員供應的細糧(大米、白麵)是:大米百分之二十,白麵百分之四十,粗糧(玉米麵、高粱麵、大麥麵等)是百分之四十,油,每人每月四兩。種菜的農民(又稱為菜農),供給的細糧是:小麥百分之十至十五、二十不等,粗糧(玉米麵、高粱麵、大麥麵等)是百分之八十,油是每人每月二兩,有時是一兩半。

菜農們有的是一口人的,一個月三十斤原糧,若是細糧只給百分之十時,只能買三斤小麥,三斤小麥沒辦法磨麵,只能買三斤大米。逢年過節時,城市戶口的人員在春節或中秋節時,每人補助五兩油,菜農們享受不到任何補助。

由於供應的粗糧、細糧的比例,城市戶口的人員和菜農們的比例懸殊大,在日常生活中,菜農的人家,一年四季都吃不到白麵饃,城市戶口的人家則能經常吃到白麵饃。城市戶口的孩子經常手裡拿著白麵饃在上學的路上走著吃著,菜農家的孩子看著眼饞得流口水,回到家裡向媽媽鬧著要白麵饃吃。媽媽們聽到孩子哭鬧時,傷心得常常暗自流淚,孩子還天真地問媽媽:「媽媽,您怎麼哭了?」媽媽說:「媽媽沒哭。」孩子便說:「媽媽,您騙人!不要哭嘛,您說愛哭的孩子不是好孩子,那愛哭的媽媽也不是好媽媽!」鬧得媽媽哭笑不得。

這樣的日子從六○年代開始,一直持續到八○年代。菜農們在這樣的日子裡煎熬了半輩子,一直到改革開放以後,好日子才露出了陽光。到了九○年代,又取消了限量供應,糧本宣布作廢了,菜農們的苦難生活才算結束。

二○○五年,黨中央宣布取消農業稅,現在更好了,宣布取消農業戶口,不論住在城市或是農村,都是中國公民,低人一等的「農業戶口」也成了歷史上的名詞,菜農戶口在城市和農村的夾縫中的尷尬歲月也畫上了句號,中國的「特殊公民」,也成了歷史上的名詞。

中國

下一則

班克西畫作 1675萬英鎊賣出 捐英國民保健署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