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疫苗致死?染疫亡?華婦死因成謎留遺恨

調查:假帳號大軍進駐推特 將中國訊息推向世界

憶讀公仔書

公仔書又稱小人書、連環圖畫等,連環圖畫是中國古老的傳統藝術,始於宋朝印刷術普及年代,慢慢成型。

在半個世紀以前,還沒有普及電視,也沒有電動玩具,更談不上滑手機了。我家不是富戶,經濟收入有限,故家中玩具缺乏,頂多是小皮球、花心玻璃珠、軍棋、獸棋等。小孩好動,也參與村童集體遊戲,如捉迷藏(廣州方言稱「僕喱喱」)、滾鐵環、滾銅板等遊戲。此外,在課餘時間,搬張木板凳,花些小錢租用街邊攤檔公仔書或借別人的來看。我看過成套的公仔書,印象深刻的有:「三國演義」、「水滸傳」、「薛仁貴征東」、「封神榜」等;還有當年由雷雨田先生編寫,批判、諷刺廣州社會上不正之風的連環畫「烏龍王」,我也喜歡追著看。

一些由於情節動人,經過六十多年仍未能忘懷。如「三國演義」中的「莽張飛喝斷長板橋」;主要描述當曹操大軍壓境,趙子龍敗下陣來時,幸好張飛及時趕到,獨自一人站在長板(當陽)橋頭,怒吼三聲。一聲過後,長板橋水倒流,二聲過後,長板橋斷裂,第三聲後,曹營大將夏侯傑被嚇到肝破膽裂,墜馬身亡。看到莽張飛的驚天動地的英雄氣概,所有讀者無不為之動容。

又如第五十八回「曹阿瞞割鬚棄袍」。描述西涼大將馬超為報曹操殺父弟不共戴天之仇,在潼關大戰,曹操率曹仁、夏侯淵應戰,最後敗下陣來;曹操在混亂中聽到西涼軍大叫,「穿紅袍者是曹操」,曹立即脫下紅袍。又聽到大叫「長髯者是曹操」,曹極度驚慌,即用佩劍斷其髯,狼狽逃竄。曹為一代梟雄,落到如此下場,淪為後人笑柄!

一九四七年前後,雷雨田先生創作的連環畫「烏龍王」,形象通俗生動,用市井語言,諷刺時政,圖文並茂,十分合乎老百姓口味。我當年對雷雨田的「烏龍王」連環畫非常喜歡,每期必到圖書館看,印象深刻。「烏龍王」連環畫是透過王龍烏這個肥胖的穿唐裝人物,與尖嘴茂一起批評戰後廣州社會的不公平,揭露官場腐敗無能,反映民生疾苦,深受廣大群眾歡迎。

現記憶敘述尖嘴茂的一段蠢事:尖嘴茂又名方茂,是荒謬的諧音,他也是王龍烏的同伙。方茂的形象是尖頭前衝髮型、胖臉、尖嘴,並常用「超」做口頭禪,這是當年開始流行最市井的粗口,替代「挑」和「丟」的庸俗化,似乎讓人覺得稍為「高雅」些。

其妻何必笑愛穿旗袍,爽直潑辣,有高超馭夫術。漫畫中有一場景:尖嘴茂千方百計弄到一點錢去買米,剛入米鋪,看到標價木牌正在更換,驚到額頭出汗,新的標價已經買不起了。他吟唱道:「嘆寒生,命生不辰,傷哉貧也」,垂頭喪氣回到家中,遭到何必笑以手叉腰,臭罵一頓。生動地反映當年國統區通貨膨脹,物價飛升的一幕。

以上是我讀中小學時讀公仔書的趣事。自從入讀醫學院後,直到畢業參加工作,由於功課和業務繁忙,看參考書時間都不夠,所以基本上不再看公仔書了。家裡小孩有時看些革命題材的,如「地道戰」、「鐵道游擊隊」、「狼牙山五壯士」等公仔書,我也興趣缺缺。

據說,連環圖畫在進入一九九○年代後,已逐漸式微。究其原因是選題和繪畫方法上陷入窘境,與社會形勢脫節。選題仍沿襲數十年前,多為古今中外名著和紅色革命故事,卻缺少當前社會題材的關注,缺乏原創性。從連環畫報銷售量明顯下跌可作證明。

此外,星移斗轉,隨著收音機、電視機、電腦和手機的普及,娛樂消遣形式變得多樣化,公仔書的角色漸漸為電動玩具、電子遊戲機所取代;市民閱讀的習慣也不限於紙本,由紙本轉到互聯網上。以我自身體會來講,我家過去還保存「三國演義」紙本放在床頭櫃上,睡前醒後有時還翻看精采章節。

但自從我新購入「三國演義」光碟後,自然喜歡在電視頻幕上觀看莽張飛喝斷長板橋、孔明借箭、 三氣周瑜等精采場面,除了人物活靈活現,還配合彩色背景,比看無聲無色的黑白的紙本更賞心悅目。

手機 肥胖 中國

上一則

快樂就好

下一則

行走的路上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