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250萬劑疫苗20日抵台 蔡英文:美國是真朋友

楊安澤賈西亞紐約法拉盛拜票 籲將兩人排第1、2位

半生口琴緣(上)

再次捧起口琴吹奏時,距離上一次的吹奏,有三十多年了,那是上世紀八○年代在大學的宿舍。而第一次學吹口琴,更在上世紀六○年代,那時我還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年。

小時,在幼兒園常聽腳踏風琴的演奏。演奏者是我母親,她是幼兒園的老師。解放初,因家道中落,母親帶家人離開城中老家,移居近郊,辦了個私人幼兒園,園裡的風琴是家中舊物。

年輕時,母親受過些西洋的音樂教育,那琴在當時的鄉村是稀罕物。那時彈奏過的一些西洋音樂,我竟然在退休後的口琴演奏時再次遇到,這是後話。

因從小都聽過簧片樂器演奏的西洋音樂,我和我的幾位哥姊都很喜歡西方的古典音樂。五○年代未,因成分問題,母親被取消了教幼兒的資格,風琴也壞了。而西洋音樂因時代的變遷,在那時人們不多的文化生活中幾乎消逝了。

然而,我和我哥一直都很思念那風琴演奏的音樂,我們甚至談起夢想,如果有一部手風琴就好了,手風琴音色與腳踏風琴相似,而演奏起來更瀟灑好看。母親也聽過我們談過的夢,然家徒四壁,三餐堪憂,何以談琴,夢只是夢。

二哥從小讀書好,小學畢業時全班只有二人考上重點中學,二哥是之一,那時唯成分論已漸成風氣,二哥是以極優異的成績才被錄取。不過,二哥只上了一年的初中,第二年就因家裡實在困難,退學打零工貼補開支。二哥後來就到村裡的生產隊下田幹活。那年生產隊年終分紅,二哥也分到幾十元。母親說,「一年辛苦,再困難,媽也滿足你們一個小心願」。

春節臨近,母親帶二哥和我到城裡最好的東街百貨店。那時東街百貨店僅三層樓,三樓是樂器專櫃,櫃台四周的牆上掛著二胡笙簫,擺著手風琴、鼓、小號之類的中西樂器。

那時的口琴身分挺尊貴的,擺在售貨員和顧客間的玻璃櫃桌裡,那幾十把口琴樣品擺在深色天鵝絨布鋪就的櫃格上,盒子放側邊,一溜整整齊齊打著燈光,透過玻璃,口琴琴面銀光鋥亮,精緻之至。

➤➤➤半生口琴緣(上)

退休 教育

下一則

台藝術家舊金山展出「希望」 呼應反歧視聲浪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