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6.15重啟 有人雀躍萬分 有人難以適應

名校畢業名企工作 華女離奇失蹤近一周

《老照片說故事》七○年前的宜寧歲月

右圖為一九五一年作者在宜寧中學的照片。左圖為在老校舍教室裡上勞作課。
右圖為一九五一年作者在宜寧中學的照片。左圖為在老校舍教室裡上勞作課。

日前在「上下古今」看到左大臧先生描述他七十年前,在台中市的宜寧中學讀書的時候,遇到兩次大地震時的經歷。他那生動的描述讓我回憶自己當時在宜中的歲月。

因為慈母早逝,我跟著在裝甲兵部隊裡的父親相依為命,隨軍撤退到了台灣。所以在一九五○年小學畢業後,就考進了這個當時唯一由大陸遷到台灣的「裝甲兵子弟中學」,開始了免費穿小軍裝、睡地舖、吃大鍋飯的學校生活。一年後,為了要在台中市立案並公開招生,這個才一百多人的學校就改名為私立宜寧中學,用以紀念兩年前由裝甲兵司令蔣緯國將軍夫人石靜宜女士,在南京建校的歷史。

雖然我們裝甲兵子弟不再穿那些改製的小號軍服,也要交食宿費,但是我們依然得到免交學費的優待,因此很多同班的人在那兒共同生活了六年之久,建立了一份近乎手足的感情。也因為學校小,所以高低班同學間的情分也相當親近,直到如今。此外,因為我們大都是由大陸遷台的軍人子女,或者單身的流亡學生,境遇相似。那時的教職員也都是軍人或者隨政府遷台的異鄉人,教學認真,更有愛心。

當時的台灣處於風雨飄搖、「克難」時期,生活艱苦,許多地方還要靠美援物質的補助,每天能有大白菜下飯就很好了。所以我們這些孩子們在來自裝甲兵的校訓「誠,愛,熱」,以及當時老蔣總統的「時代考驗青年,青年創造時代」的感召下,培養出一份認真學習,吃苦耐勞的習慣。如今看來,在那幾十個「裝中」同學裡,培育出很多傑出的校友,例如曾任台大校長的孫震博士,和國家自然歷史博物館館長的周延鑫博士等,並非偶然。

即使在那個艱困環境裡,我們依然留下很多歡樂的片段。周末一起去看半價的電影、擠在樓上的小圖書館裡偷看老師不許看的小說,幻想未來的日子等。不到一年,幾乎每個人都得到一個至今還在彼此之間稱呼的外號;因為姓蔡的我又胖又矮,到如今還是「菜包子」。兩年後,學校由那老舊的臨時校舍搬到了台中公園邊上的一個大型校區,然後那個老校舍被改成了我們的宿舍;不但早晚來去省了好些時間,也讓我們可以常去那美麗的公園裡散步和運動,甚至划船等。

當我念高中時,因為「太平艦」事件,引起全台灣青年從軍報國的熱潮,許多同學紛紛投筆從戎,轉去軍校,甚至包括一位同班的女生。後來,他(她)們在保衛台灣安全的任務上,各有成就。

高中畢業那年,正趕上第一次全國大專招生聯考。雖然按照個人興趣分成理工、文法和農醫等甲、乙、丙三組,但是每個學生都要考國文、三民主義和中國史地等三科。我很幸運地以九十二分獲得中國史地會考的全國第一名,得到教育廳的獎狀和一套「辭海」。同時以全校第二高分,進入了剛改制後的成功大學。

這是當年身在行伍、單身撫養我已近十年的父親,感到可以告慰於早逝的母親的事。選擇去成大機械系是為了要跟隨前兩屆的沈邦全和陳育材學長,也是為了獲得蔣緯國董事長為鼓勵我們投入「機械建國」而設立的獎學金。他們在大學和後來留美的過程中,都給了我很多建議和鼓勵。尤其是陳育材,在了解到我逐漸失去本來僅有的一個耳朵的聽力時,他主動地在同學裡發起募捐,替我買了一個當時在台灣還不常見的助聽器。

大學畢業和服兵役後,又在「緯國」獎學金的補助下回成大念了一個碩士,再由蔣董事長那兒借得一筆旅費,登上了一艘來美留學的輪船。所以那六年的「宜寧」歲月帶領我走上了我的夢想之路。為此我要特別在這兒再度向「宜寧中學」和這位一直沒有見過一面的蔣董事長,獻上我的感謝。

台灣 招生 中國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岳母的獎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