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斷中國4連霸 英「神童」戴利雙人跳水奪金

東奧/桌球混雙橫掃法組合 中華隊林昀儒、鄭怡靜摘銅

抉擇改變命運(上)

一個抉擇往往能夠改變一個人、甚至一個家庭的命運,特別是在歷史關鍵時刻。

記得在一九四八年,我才九歲。國共內戰已經到了緊要關頭,江蘇北部煙硝瀰漫,人心惶惶,大批百姓逃往江南。父親已經在上海落腳,母親和姨母帶著我逃至揚州。當時這些逃亡者的行動叫做「流亡」,國民政府發給「流亡證」,憑證可以領取政府救濟物資,如美國麵粉、卡其布、餅乾等生活必需品。

就在這時,還在南京讀金陵大學四年級即將畢業的大哥,他已經醞釀隨學校南遷的打算。

據大哥講,他們金大與南京其他大學一樣在鬧學潮,標語口號滿天飛,「反饑餓,反迫害」、「反內戰,要和平」,有遊行示威的,有罷課罷教的;這些亂象,無不是共產黨在利用學生衝擊政府,衝擊社會,背後做黑手。

大哥在他們的校刊上發表文章評論時事,有一篇是關於共產主義的。他說:中國不適宜實行共產主義、共產黨不能在中國執政……,此文引起不小的波瀾。有一位女同學私下告訴他,「這樣的文章影響很大,不久如被共產黨發現,你將會受到懲罰的」。大哥聽了警告,立刻感到精神恐懼。於是在當年七月的一天,決定隨學校南遷。

幾乎是在同月,父親從上海到揚州,準備攜我們一同回蘇北老家。母親提出反對意見,她認為應該回去賣掉田地房產,湊足資金一起南下,離開這不祥之地。

歷史證明母親的意見是正確的。可是父親卻說:「田地房產是祖上傳下來的,妳不添置就罷了,還要在妳手上給敗掉,真是對祖宗的大不敬!」於是一家人又只好溜回了蘇北。

一家人兩種抉擇,形成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

大哥南逃,其原因就是怕共產黨對他清算。他與幾位同學結伴南行,先到杭州,然後乘粵漢鐵路火車經衡陽去廣州。途中在衡陽停留片刻,去探望本家三叔,三叔就職於衡陽鐵路機場化驗室主任。可是三叔不在家,大哥只好留下一紙條:「我隨同學南下,轉赴台灣,順道來看你。」塞在門縫裡。後來三叔回故鄉時,將這紙條交給了父親,並說:「可惜沒有遇到他,否則一定會將他留下……。」

大哥到了廣州,幾乎是窮光蛋一個,身邊只剩三塊大洋,吃飯、住宿都無著落,幸虧碰到家鄉同學,才找到自己的學校。他拿到了飯票,跟同學們一起,在中山大學附中暫棲身,並且在中山大學辦理了畢業手續,大學正式畢業。

下面開始籌畫赴台的事。

有一位同學打聽到國防部有一艘「福民輪」將赴台灣,而且這些學生可以免費乘船,但不供應伙食。同學們聽了非常高興,第二天就愉快地登船啟航了。

因為準備不充分,在船上五天,挨餓兩天,終於靠上基隆港,登上了台灣的土地。

在這人地生疏,四顧惘然之時,令這些學生感到溫暖而親切的是,國民黨台灣省黨部接待了他們,安排了食宿,政府給他們進行了安置。學生未畢業的歸校繼續讀書,大學畢業的則安排就業。

大哥起初執教於花蓮農業專科學校,在職期間考取了「中華日報」,開始了編輯工作。國立政治大學復校,他又考取了政大新聞研究所,兩年後畢業,取得新聞碩士的學位,自此終身從事新聞事業。

➤➤➤抉擇改變命運(下)

台灣 中國 遊行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