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逾2895萬 5730萬人打第1劑疫苗

大串連(下)

九龍壁就在我眼前,看到它我有點震驚,金碧輝煌、顏色各異的九條龍呈各種姿態,有騰雲駕霧,有踏水探海,整體呈浮雕狀,有很強立體感。我一面觀看一面深思,前幾個月不是在「破四舊」嗎?怎麼它就完整無損?

然而,這裡的人們都在關心、議論和等待毛主席何時接見我們?毛主席已二次接見紅衛兵,接見不預先通知,大家都在等待,對北京也不熟悉,所以也不敢走遠,怕通知到時人不在。

消息終於來了,剛吃過早飯,說主席今天將第三次接見紅衛兵,食堂給每人多發了二個饅頭和一個蘋果。在大殿前,我們組織好隊伍,有人領著走到街上,融入等待接見的人流,前不見頭,後不見尾,聲勢浩大,口號不斷,但移動極慢。

我又想起華東局前的紅衛兵,一律黃軍裝;我們這裡的人,衣服雜色,因為睡火車,躺草墊,又沒洗,衣服都有些髒了。只有領隊的那個戴紅袖章、穿黃軍裝的小伙子最精神,口號喊得響亮。直到下午四時,還沒有走出四個街口,前頭傳來毛主席回去休息了,接見活動到此結束。

第二天我和學生們開了一個會,因為主席接見已結束,下次有無接見、何時接見,根本不知道,盲目待在這個北海公園不是個辦法。有人想去北大、清華看大字報,有人想逛天安門,六人七主張。於是最後決定大家各自分散行動,我對學生們說一定要注意安全。

隔天我摸索著去了天安門。天安門城樓的高大雄偉令人敬仰不已,毛主席在這裡檢閱隊伍,真是相得益彰呀。

沿城邊的金水河邊搭起了木板牌,上面貼滿了各種大字報。有的是批評大學領導,更多的是打倒劉少奇、鄧小平的口號。一個個字寫得比臉盆還大。

隔天我去了北大、清華看大字報,基本內容和天安門那裡差不多,學校裡面大多是外面來的人,北大、清華的學生們,大概都去了中國各地串連點火了。我決定也離開北京了。

下一站去哪裡呢?我決定去重慶。上世紀六○年代時出了一本熱門小說「紅岩」,裡面描述了江姐、許雲峰等革命英雄,他們就被囚禁在重慶的渣滓洞和白公館裡。

我又爬上了火車,北京去重慶的火車比上海來的更擠,有的人只能站著,我看見行李架上倒是空著,靈機一動,爬上了行李架;行李架上不能坐,只能平躺,哈,乘上了臥鋪車了。

我心裡頗為得意。車子開動了,在單調的車輪滾動聲中,我迷迷糊糊睡了;在這睡夢中,火車抵達了重慶。

去了渣滓洞和白公館,卻體會不到書中描述的那種陰森恐怖,可能是因為天下變了,人已回不到另一個天下的環境中,只覺得是很普通的樓房。

辭過重慶我打算去貴陽再轉遵義。遵義會議是中共歷史上最重要的一次會議,它確立了毛澤東在黨內領導地位,開始擺脫了共產國際對中共的控制。我想去看看遵義會議的會址。

車到了貴陽,我發現社會秩序更亂了,火車站內亂哄哄一片,有人提著喇叭在喊,站內廣播也在響,遠處還有一堆人在吵架。我去問訊處問,有無去遵義的公共汽車,問訊處人說他們也不清楚。

後來又聽到說有二輛火車相撞了,死了六個躺在裡面的紅衛兵。看看這裡亂象,我打消了原計畫,準備回家了。

可那天貴陽無直達上海的火車,要去南寧轉車。

去上海的車實際上不是南寧始發站,還好因我早到了六個小時,排在等待的隊伍前邊,車上下來了幾個乘客,我終於爬進了車廂,才往前走了二步,就無處可插足,僵在那裡。

最後一個小伙子無論怎樣努力也無法塞進車廂了,他退出了車廂,車門也關了,他在門外用鐵絲將自己綁在車門上,看得我心驚肉跳。到了上海後,打開車門,沒有看見小伙子,只見二根晃蕩著的鐵絲。後來聽說大串連中也死了人,還好, 我班學生全部安全回家。

➤➤➤大串連(上)

天安門 北京 中共

上一則

盼望郵輪復航

下一則

03月&04月話題:懷念的老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